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养蝉随感 内容

养蝉随感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0-29 11:02 | 作者:美文2018年20期/傅域骋 | 阅读次数:200

偶然得到两只蝉,被我养在透明盒子里。

说是养蝉,其实我并没有真正地想把它们养好,我觊觎着它们的美,它们曼妙的身姿让我怦然心动,它们嘹亮的歌声让我为之倾倒,它们身上那来自田野的淳朴美吸引着我,让我愈发地想把它们永久地留在身边。

但是大自然的歌唱家们,有着与生俱来的气节——不仅不肯开口唱一句,而且还以绝食的方式向我抗争。我给它们喂食,它们义不接受,我给他们送水,它们也婉言拒绝。渐渐的,我的耐性也快耗完了,我就把它们扔在一边,不再搭理它们。

养蝉随感
几天后,它们有点吃不消了,但就是不吃我喂的水和食物。我有点不忍心,把盖子轻轻地打开,我用小竹棍试探着,但无论我怎样挑逗,它们就是不肯出来,只是昂着它们的头,瞪着它们的眼睛。它们的躯体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变成了两只失败的狮子,那傲骨,那神气,把我都给唬愣了。过了好半天,我才轻轻地合上盖子,把盒子放回原处。我心里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我还是没有打算把它们放走,毕竟它们是那么美、那么的使我怦然心动。

可惜等我下次回去看的时候,有一只蝉,已经死了,另一只蝉,挣扎着,想逃离这个透明的监狱。它怒视着我,用它那尽力睁大的小眼睛。我有些生气,便又用小竹棍挑拨着它的翅膀,它却死死地抓住那根小竹棍,却并不向上爬。我轻轻地抖了抖,它那疲乏无力的躯体便硬邦邦地坠了下去。但它还是用尽全身力气,让自己翻过身来,仍然保持着它战斗的架势,昂着它那永不低下的头。

我呆了好久,一个人坐在那里,静静地想。人生不也是如此么?人或许会生于安适而死于困厄,但这并不是我们可以改变的。我们唯一要做的,便是与之抗争,在抗争中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姿态,至死也不低下高贵的头!那暴风雨怎能浇灭我们心中的热情?不会的,永远也不会的!

我静静地望着你时,你也在静静地注视着我吧?我看透了你的灵魂,你也看透了我的心。你我的本质不都是生命么?身躯固然重要,外表固然重要,但我追求的,难道只是漂亮的身躯吗?不,我追求的,是透明的、能与我的灵魂相碰撞的另一颗灵魂,于蝉于人都是一样!

我孤傲着,落寞着,也在寂寂着。“古来圣贤皆寂寞”,我不是圣贤,但我确确实实体会到了他们的寂寞。我看到那漫天狂舞的,是灵魂,是诗,是千百年中国文人的豪情——“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吾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他们的精神已经摆脱了肉体的束缚、时代的桎梏,穿越了千百年的时空,深深地打动了我。我将循着他们的脚步,追求我所追求的价值取向。我将在辽阔的地域上驰骋,那遍地的荆棘又怎能阻挡着我?

我小心地捧起盒子,把它扔向自由的天空。那只死去的蝉坠落了,像那闪耀的流星;那只活着的蝉飞去了,像那圣洁的精灵。

我呆望着,仿佛坠下的是我的躯体,高飞的是我的灵魂。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