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这人世总有温柔半两 内容

这人世总有温柔半两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0-29 12:13 | 作者:美文2018年18期/何畅畅 | 阅读次数:201

清晨,天空如新。
阳光透过氤氲的雾弥漫而来,多情地洒落在窗台的牵牛花上。花蔓顺着铁架一路缠绵,绿得几近浓稠,引人一低头的温柔。花色或红或紫,浓淡深浅,在仓促忙碌的世界里,盛大而隆重地开放,不知温柔了谁的时光。想起有人唤之为朝颜,小小的欢喜里有小小的悲情,一瞬的绽放,一瞬的绚烂。明知道这春天是一则谎言,却仍不可救药地甘于被骗。它把所有的风情都展露在你面前,肆意、直白、天真,可是又温柔得让人心疼。

即便时过境迁,所有人都走了,连光阴也舍弃了,但只有它还在,坚守着与你一期一会的约定。因为如此,连苍凉的人世都会变得柔肠百转。

云驻在窗外不肯走,听不知名的鸟儿在藤蔓上啁啾了大半天,而我在喧嚣的生活里寻到了一隅清净,对这鸿蒙世界里的一丝温暖毫无还手之力。

晨雾一散,这世界又重新充满烟火气。我起身去寻祖母。她是一个身材很瘦小的老人,做事却很是雷厉风行,她的整个世界好像总是转个不停,从来不给自己闲下来的时间。可是这样的人,对植物却情有独钟。她爱在窗台上栽几盆花,抑或是在阳台上养几株草。你会发现,生命从来都美得炫目。爱植物的人,无论外表如何坚硬,她都会有一颗柔软的心。她总会坐在一张摇椅上,静静地织着毛衣,晃呀晃呀,晃进了夜色里,直到月光爬上她的脸颊,我才察觉岁月从不宽待任何人。当是时,我才真正弄明白何为岁月忽已晚。

这人世总有温柔半两
她好像发现了我,轻轻喊我一声——囡囡呀。

其实幼时最爱与祖母腻在一起,那样的时光是生命里难得的静好,在记忆深处积淀泛黄,酝酿成香。家住溪边,于是给童年添了不少乐趣,经常缠着祖母去水边喂鱼。而她手边无论有多少事,总是随了我的心。我故意将脚伸入水中,撩起一串水花。那时云无色,花无香,天蓝风清水暖。祖母会笑意盈盈地望着我,我飞快地跑过一座桥,远远地向她招手。也许可以引用沈从文的一句话——

在青山绿水间,我想牵着你的手,走过这座桥。

桥上是绿叶红花,桥下是流水人家。桥的这头是青丝,桥的那头是白发。

如果可以,我们一起去看满山的夕阳在天边隆重地盛开,去听豆荚成熟时开裂的脆响,我要给你写一封冗长的信,写你的素年锦时,温柔如斯。

我的祖母,没有满腹的诗书,没有跌宕的往事,但她拥有的,却是天底下最动人的爱。

无论这人世间如何糟糕,你的生命里最会有温柔半两。偏偏这在普通不过的世俗,竟仍令人心生暖意。天地本来荒凉,不免前方有挡路的荆棘,一些挫折乃至苦难会偶尔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可是哪怕再黑,哪怕再暗,哪怕再冷,也要相信這世间依然美好,过往之人皆带笑容,那时你终究会被淬炼得温润而明媚,只要你懂得,这世上,温柔半两,人生可期。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