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桃花依旧笑春风 内容

桃花依旧笑春风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0-29 12:30 | 作者:美文2018年18期/吴春来 | 阅读次数:191

又到三月了,踏着柳絮,沿着单位人工湖畔缓缓行走,湖水在春雨的滋润下越发清澈和荡漾。微风拂过,一种诗意的情愫在心底升腾,慢慢飘向远方,飘向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三月,一个多情的季节,一些脍炙人口的诗句都是写春的,“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在所有咏春的诗句中,我最爱“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两句,因为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家乡的春天是最美的,那成群的鸭子,那红遍家乡的桃花,是我最熟悉不过的了。

每到三月,南方的天气便渐渐暖和起来,没有冬天里的凛冽和刺骨,不需要穿着厚厚的棉袍。小时候家里穷,买不起毛衣和精美的羽绒服,母亲总要我穿着硬硬的卫生衣和很不漂亮的棉衣,还补丁叠补丁的,整个人就像一个肉包子一样,活动起来极不方便。到了春天,自然可以高高兴兴地脱掉这些枷锁,穿几件单薄的衣服,跟童年的伙伴一起玩耍。春天的雨,细细地、柔柔地打在脸上,有点儿清凉的感觉。上学的路上,我们踩着柔软的泥土,春天的独特气息扑鼻而来,一路上追追打打,好不热闹。有时候不小心摔一个跟头,弄得满身是泥,哭哭啼啼跑回家(此种情况多半会被大人们狠狠批评一顿的),然后洗个澡,蹦蹦跳跳地又去了学校。

桃花依旧笑春风
到了春天,也到了忙碌的季节。父亲要耕田,母亲要翻地,奶奶要牵着家里的那头老黄牛在田埂地头放养。乡村的春天是热闹的,村里人黎明时分就起床了,连走路都急匆匆的,生怕错过什么似的,鸡也在凑热闹,鸣叫不停,狗不甘示弱,“汪汪”地到处乱吠,人们草草吃完早饭,就要去田间耕完清晨没有耕完的地,女人们要播下各种蔬菜种子,有些人忘记了时间,家里人就在院门口大喊:“吃饭了!”声音甚是响亮,那边又是一声回应:“晓得了,莫喊了!”春天,农村没有什么新鲜蔬菜,两根酸豆角、几块霉豆腐是家常便饭,不过父亲在耕田时会抓回几条泥鳅,那是一顿难得的美餐啊!有时候,母亲不知会从哪里弄来几块腊肉,让人有意外收获之感,一问才知道是过年时偷偷放进油罐里的,在没有肉吃的时候,我总会习惯性地打开家里的油罐,瞧瞧里头还藏有腊肉没有。

家乡的春天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屋前檐后,处处开满红红的、大朵大朵的桃花,微风过处,送来淡淡清香。它没有桂花馥郁的芬芳,没有杏花招摇的舞姿,它在没有长出嫩叶的时候就来装点春天,不需要绿叶的映衬,悄悄地一夜之间可以全部怒放。我们可以在桃树下刨开松软的土壤抓蚯蚓,因为到了春天,家家户户都养鸭子,蚯蚓是最富营养的食品,鸭子吃了蚯蚓长得特别好。那时候,我跟姐姐就经常在柑橘树下、桃树下、梨树下挖蚯蚓,掰断一根小棍子做筷子,急了连筷子都不用,直接用手抓。运气好,一上午就能挖一大罐子,弄得滿身脏兮兮的,但却是开怀大笑。那时,村里的伙伴特别多,我们经常到山上挖野菜,在田头挖猪草。我提着一个大篮子,与自己瘦弱的身子极不相称,一颠一簸地满山野乱跑。山坡上长出嫩嫩的小草,田间被修葺得整整齐齐,只听见小溪丁冬作响,牛儿哞哞地引吭高歌,老头笑嘻嘻地招呼几声,说我们懂事、能干,我们的劲头好像使不完似的。

又到了“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时节,我想,家乡的春天也应该更有一番样子了吧?桃花开满整个院落,依旧笑迎春风,几只鸭子在池塘里嘎嘎嬉戏,童年的伙伴在忙碌着春天的农活,父母也能惬意地在春天许下美好的心愿,与奶奶一起共享天伦之乐。可岁月年轮不能倒转,时间的流逝平添更多的沧桑和无奈,回到家乡,去看看家乡的春天,人已不是那个人,正所谓“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春天,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愿家乡一切都好!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