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中短篇小说 > 新“同居”时代 内容

新“同居”时代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0-30 00:17 | 作者:今古传奇·故事版2018年16期 | 阅读次数:193

程西来这个城市,是为了投奔男友。结果,她前脚刚踏上这个城市,她的男朋友就拖着行李,去投奔了另外一个女孩。

李姐是程西在这个城市唯一的朋友,她们是大学校友。她收留了经济拮据,没有去处的程西。

深夜里,两个人促膝而谈,话题无非是李姐的过往。她谈过一次刻骨铭心的恋爱,不过,谁的爱情在自己看来都是绝版的。李姐之所以把这段历史扒拉出來说一说,是因为她对一个高中同学很有好感,两个人竟然在一次会议上遇见,缘分如此厚重,不在一起发生点儿什么,岂不是辜负上天。

李姐的这个男同学,就是赵飞。他对李姐很好,嘘寒问暖不说,公司发什么福利,都送给李姐。这空着的一颗少女心,被这么温暖着,自然要发酵点儿什么出来,那就是好感。

这心生旁骛以后,就生怕被发现。于是,赵飞说请李姐吃饭,李姐就拉上了程西。
新同居时代
蹭吃蹭喝当然好啊,程西向来不拒绝。

一顿饭结束,赵飞跟程西要电话号码,说以后多联系。

程西做事向来不过脑子,吧啦吧啦一串数字出来了,根本忘了赵飞是李姐的“菜”。

当晚,赵飞就打电话给程西说:“我喜欢你。”

手机通话是免提模式,当时程西和李姐正在客厅,帮她分析赵飞对她是什么样的情感,这一句话,无疑是一个雷。

“你有病吧!”程西没好气地说。

“我不论你喜不喜欢我,我都喜欢你,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不等程西再说什么,电话就挂了。

就是赵飞这一通电话,让程西和李姐友尽了。第二天,程西就拖着行李箱“逃”了。

结果,刚一出李姐出租屋,就看见了赵飞。

“我就知道是这结果,走,以后跟我混。”赵飞说话很爷们儿,让孤苦无助的程西,真的看到了港湾。

程西住进了赵飞的单身宿舍,和他在一起合住的同事,看程西的眼神,多了些大家都懂得的意思。

程西想解释,可是,被赵飞拦住了:“解释什么啊,不是我女朋友,还跟我住在一个屋子,别人会怎么想?”

程西很想牛气地说:“我不打算住你这儿。”可是,看着这暖气开着,干净整洁的房间,她的确没有意愿把双脚再挪到门外了。

程西睡床,赵飞睡地上。

孤男寡女在一起,滋生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是很简单的。

一天赵飞下班给程西带了一个甜点,程西很喜欢,小心翼翼捧着问:“哪儿来的啊?”

“中午食堂的甜点,想着你会喜欢,就带了回来。”

一个大男人把这甜点,在众目暌暌之下拿到办公室,又要保证办公桌上的各种文件不把它碰损了,下了班,又托着它回家。

程西边看着那些甜点,边想着这些,心里就暖暖的。两个人在一起,孤男寡女,日久生情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但是,赵飞却一直说,程西为了一个甜点就把自己卖了。这让程西特别恼火,不懂浪漫的人,真把一件美好的事,想得那么糟糕。

那一块甜点,程西是被感动了。可是,后来决定在一起,那是因为觉得两个人投缘。

赵飞在一个广告公司,美女如云,赵飞的颜值也不算太低,在公司也有女孩爱慕的。一次,公司聚会,大家看见了相貌平平的程西,偷偷问赵飞:“很普通啊?”

“好骗啊。”赵飞这样说,被程西听到了,自然免不了一场闹。

其实,程西真的很好骗。前男友和她是大学同学。男友常找程西借钱,钱还都是走网银汇款,因为两个人异地。一天晚上,前男友说:“我们恋爱吧。”程西说:“好啊。”只是,等程西攒足了勇气,来到他在的城市,他却走了。

听完这些,赵飞红着眼眶对程西说:“你太傻了,钱也没了,爱情也丢了。我定会对你好。”

这话程西当真了,可是,心里也有一点儿不安。毕竟,在很多人的眼里,程西是配不上赵飞的。

来到这城市两个月后,程西终于找到了工作。和赵飞的感情,也平稳发展着。

大学四年,工作三年,赵飞一直单着。自从在朋友圈晒出程西的相片以后,赵飞就被大家追着问,这丫头到底什么本事啊?

“到底是怎么拿下的?”一圈酒喝下来,大家指着赵飞问程西。

“李姐喜欢他,他喜欢我,我不好意思再住着李姐房子,就被他收留了,就这样。不过,以后我真得跟他一辈子了。”程西吐字不清地说完这句,大家的兴致更高。

“为什么?”大家异口同声地问。

“因为我们都那个了。”程西的话一出,赵飞刚塞到嘴巴里的菜就跟着喷了出来。

朋友们哪里肯放过程西,几个人压着赵飞,继续问:“就是因为那个你就看上他了啊?”

“我跟他那个,以后肯定没人要我了。”

这回答让大家停止追问下去的兴致,而赵飞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程西,想不到她一个口无遮拦的女孩,还这么传统。

程西以为上了爱情这条船,应该会稳妥妥地走向那个叫婚姻的地方,所以她把自己的恋爱,昭告了亲朋好友,在微信上、微博上,晒两个人的合影。

可是,没多久程西跟赵飞吵了架,理由很简单。下了班的赵飞,说好陪程西去逛街的,结果为了去接一个女同学,下午就翘了班,陪着逛街,看电影,轧马路,一句解释都没有。

程西打电话给闺蜜,让她打听赵飞在哪儿。

上岛咖啡,赵飞对着一个貌美的女孩子笑得花枝乱颤。程西走过去,嘴角上扬四十五度,看着赵飞说:“帅哥,这么巧?”

“你也在这儿?”赵飞吃惊地问。

“咋了,你不带我来喝咖啡,我还不能自己来了?”话说完了,程西就转身走了。

赵飞象征性地追了几步,就没有再追了,电话也没有打来。坐在出租车上的程西,心里委屈极了,相处这半年以来,程西就感觉出了赵飞的一个毛病,那就是对谁的事都上心,如果对方是个女的,这热情度更要高涨点儿。

赵飞振振有词:“人家失恋了,来找我解闷儿,我不能不陪啊,你逛街改天怎么了,又不是没有衣服穿了。”

“一个女同学来了,你干吗不能喊我一起,再说你现在不是一个人。”程西委屈得哭了起来。

“恋爱怎么了,也不能没有一点儿自由了吧。”赵飞咄咄逼人。

程西走了,把自己的衣服胡乱塞在行李箱里。赵飞居然无动于衷,程西的心被他的那些话,切得七零八碎地难受着。

这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但是,程西不愿意说出那兩个字。晚上,她独自睡在宾馆里,心里难过极了。

“程西,赵飞喝多了,在房间哭呢。”发信息的是赵飞一个宿舍的同事,程西看完短信,一个激灵起来了。刚到赵飞的宿舍门口,就看着赵飞,手里捧着西兰花,皮笑肉不笑地乐呵着。

“短信是我逼着他发的,你要来,我们就结婚,不来,我们就掰。”赵飞认真地说。

“这是什么逻辑?”程西嗔怪地问。

“我妈说,一个女孩子即使在生气的时候都关心你,说明是真爱你。恭喜你通过考验。”赵飞这话说得特骄傲。

不过,程西和赵飞还是把证领了。同宿舍的同事看着这一对人,琢磨不透地说,这一架居然成了结婚催化剂。

婚后不久,赵飞的同事找到他,让他赶紧找房子,单位规定,结婚了,夫妻俩不能住单位宿舍。

还有这个条例?

程西一听,更觉得亏。早知道干吗领证啊,又没有办酒席,又没有买房子的。

租房子,搬家,程西才领教了赵飞的人脉,那叫个广啊。这事居然当天就搞定了,看着收拾得井然有序的小窝,程西对赵飞竖起了大拇指。

赵飞拍拍胸脯,说:“放心,以后我做啥,都是为了咱们这个家。”

第二年,赵飞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付了房子的首付,他说不买房,总觉得对不起程西。其实,程西觉得没什么。

很多人都八卦,程西这个那么爱较真儿的姑娘,怎么看上了赵飞这个爱开玩笑的人。

其实,在和赵飞的相处里,程西何尝不是在改变呢,把自己变得不那么小心眼,适应赵飞那什么都是玩笑的节奏呢。而赵飞呢?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为了程西,去当房奴,以前周末没事,最爱跟一群朋友去唱歌,吃夜宵,为了程西,也都戒了。

怎么看上赵飞的?程西总是说:“当初,他对我好,后来,两个人那个了,我就觉得这辈子没有人要了,就老实跟着他了。”

赵飞听了这个理由,总觉得好笑。可是,心里觉得自己捡了个宝,一个傻乎乎的宝。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