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智慧 > 悲剧性文化的艺术价值 内容

悲剧性文化的艺术价值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0-30 14:08 | 作者:牡丹2018年23期/康佳 | 阅读次数:165

从鲁迅的作品可以看出,他在早年比较喜欢清新刚健的文学风格,但是在经历辛亥革命、袁世凯称帝以及张勋复辟等政治风波后,他的文学创作开始从清新刚健向悲情转变,新文化运后,他就开始致力于悲剧文学的创作。关于这点,人们可以从《呐喊》与《彷徨》中明显看出来,《呐喊》与《彷徨》这两部悲剧作品无论是在语言艺术还是在思想意蕴方面都具有极高的文学价值。

本文详细分析了鲁迅小说《呐喊》与《彷徨》中所描写的悲凉社会环境、悲怆的语言艺术以及精准的细节格式,找出了鲁迅在悲剧小说创作过程中所形成的独特风格。下面将通过对这两部文学作品的分析,探讨悲剧性文化所具有的艺术价值。
悲剧性文化的艺术价值
一、悲凉的环境背景

作者通过对这些意象的描写,不仅把想要呈献给读者的特殊意境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还更加强烈地表达出作者的创作意图。在《呐喊》与《彷徨》中,很多小说都涉及抒情描写,起到了增强文章抒情效果的作用,使小说的艺术感染力大大增强。比如在小说《药》的结尾,作者利用多种意象写出了清明节的孤寂与寒冷,环境中到处都充满了悲凉的气氛,让人在品读小说时能够感觉到那种窒息的阴冷,感受到夏瑜在生活中所遭受到的种种冷漠与悲哀。

很多小说在描写的过程中都会先对故事发生的背景进行详细的交代,背景描写是文艺作品中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对小说背景的描写能够揭示出特定的时代环境,让人们在特定的环境中来品味小说主人公的种种遭遇,背景描写在小说中就是一种隐喻或者象征。比如,在鲁迅所写的《呐喊》与《彷徨》中,二者的背景在时间和空间上有多处交叉的地方,这两部作品共同营造着较为凝重的悲剧意识,鲁镇、S城和咸亨酒店是这两部小说主要的叙事空间,当读者在小说中看到鲁镇或者咸亨酒店时,自然而然就会想到祥林嫂与孔乙己身上所发生的悲剧,悲剧的意味便油然而生。在鲁迅的小说《呐喊》与《彷徨》中,人物的关系也错综复杂,小说《狂人日记》中有这样一段:“去年城里杀了犯人,还有一个生了痨病的人,用馒头蘸血舔。”这正是《药》中所描写的内容,鲁迅每篇小说的背后都是以整个社会大环境来衬托的,所有的小说在内容与形式上合为一体,能够形成一种强大的凝聚力,给人营造一种悲凉的社会环境。在《故乡》《祝福》《孤独者》等小说中,鲁迅都把自己安排到小说情节中,以自己的所见所闻来进行描述,这也能够使小说的悲剧意味更加浓烈,更加富有感染力。

二、悲怆的语言艺术

外部环境对作家的文学气质有非常大的影响,对作家的语言特色能够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当时残酷的现实社会使鲁迅的小说具有非常独特的语言风格,鲁迅善于使用幽默、讽刺与调侃的手法,把小说写得集幽默诙谐、激愤抒情、冷峻深沉于一体。这些特点也体现着鲁迅自身的人格与情怀,《呐喊》与《彷徨》的语言体现出了鲁迅驾驭语言的高超能力,体现出了鲁迅忧国忧民、痛斥现实社会的复杂情感。

(一)勾勒人物形象的语言

在进行小说写作时,鲁迅希望读者能够从语言中看到他所描写的人物形象,实质上小说的语言也正是承载着这样的一项功能,小说不同于现实,它主要用文字来进行叙事,要想利用文字塑造一个成功的人物并不是件简单的事。但是,在小说《呐喊》与《彷徨》中,鲁迅成功地塑造了一大批人物形象,这跟鲁迅丰富的语言积累与天赋是分不开的,人们能够从鲁迅的语言中准确地把握住人物的基本特征,比如:“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清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着伤痕;一脸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这几句话简短而又深刻,从衣着与外貌上把孔乙己的独特精神面貌清晰地刻画出来,为整篇文章的感情基调打下了基础。

(二)寓情于景的语言描写

寓情于景指的是以人物的视觉为起点,在对周围的环境进行描述时,顺带着把人的主观情绪给衬托出来,使人与景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在小说《故乡》中,开头所出现的景物描写奠定了整篇文章悲戚苍凉的感情基调:“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隐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篷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丝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这几句简单的景物描写把故乡那种残败的景象表现得淋漓尽致,也表现出鲁迅在回到故乡时沉闷阴郁的心情,小说中体现出的他与故乡的疏离与陌生也营造了一种悲凉的气氛。在《故乡》中,有很多处对“雪”的描写,“雪花落在积得厚厚的雪褥上面,听去似乎瑟瑟有声,使人更加感到沉寂”。这句话利用雪花飘落的声音来衬托周围环境的安静,也体现出作者内心的孤寂,有一种此处无声胜有声的悲凉感。

三、精准的细节格式

典型性被称作是艺术的生命,它能够让艺术具有长久的生命力,鲁迅的小说中对于人物的描写让读者想不到他是在写自己以外的谁,在读小说时感觉到自己并不是一个旁观者,使人感觉到小说中所写的人物就是自己,或者是自己身边的某些人,这能够唤起读者的反省或者自我反省。鲁迅在他的小说中塑造了一系列的典型人物形象,如阿Q、闰土、祥林嫂等,在鲁迅的小说中,他们所代表的都是比较正面但是非常令人同情的人物形象。鲁迅通过这一系列典型人物形象的塑造,把整个社会的悲剧都描写出来,甚至是整个民族都笼罩在悲凉的氛围之下。比如,《阿Q正传》中经常使用“精神胜利法”的阿Q就是一个典型代表,他代表着封建社会中下层的广大劳苦民众,他所经历的一系列悲惨遭遇并不是他一个人独有的,而是当时人民所承受的一系列人生实践,这能够引发出普遍的社会反省。鲁迅能够在很多人中提炼出一个典型的人物,这个典型人物身上又能够体现出很多人共同的思想特征,这种塑造典型人物的方法能够使人物的性格更加鲜明,在读者心目中留下的印象也更为深刻。为了丰富小说内容,作者必须安排多种不同的人物性格,在对典型人物进行刻画的过程中也必须有反派人物的出现,这样才能够引起更加激烈的冲突,反映当时的社会现实。比如小说中的康大叔、鲁四老爷等,他们这类人的存在,加剧了苦难劳动人民的悲惨命运。在《祝福》中,鲁迅对鲁四老爷的描写其实没有多少,但是仅凭这极少的语言,鲁迅便成功地把一个顽固、冷酷的封建地主阶级的典型形象深刻地表现出来,比如鲁迅在跟他见面寒暄几句后,他就开始大骂新党,说新党是一窝子不做正事的土匪,祥林嫂刚刚到四叔家里去做工时,四叔也不大待见她,说她“不干净”,她摆上去的饭祖宗是不会吃的,鲁四老爷虽然没有直接杀死祥林嫂,但他在文中也扮演了杀死祥林嫂的幕后推手,小说中的鲁四老爷是封建礼教忠实的捍卫者与守护者,实际上他们也是在捍卫自身的社会地位。在小说《药》中,康大叔对老栓说的几句话使人能够明显感觉到康大叔居功自傲的模样,在当时的社会现实中,有无数的像康大叔那样的人,在他们的性格中,充满着自私与麻木,虽然他们没有像封建统治者一样对社会底层人民进行压迫与剥削,但是他们不知觉醒的意识也间接成为了封建统治阶级的帮凶,无情地吞噬着自己同胞的身体与灵魂。当社会旧制度发展到一定时期而不知变革的时候,那么他们的结局往往是悲剧的,当旧制度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与新制度做斗争的时候,旧制度与新制度之间的斗争以及旧制度的灭亡也存在着很大的悲剧性。比如,鲁迅小说中的鲁四老爷、赵七爷以及康大叔之辈,他们是封建统治忠实的捍卫者,因此他们的存在對于新生的思想就是很明显的悲剧。

四、结语

鲁迅的小说《呐喊》与《彷徨》中所体现出的悲剧性不是利用外界的因素表现出来的,而是鲁迅利用他自身的人格、精神,加上他对时代的关注,对整个国家与民族命运的忧虑以及对传统文学的探索综合而成的,所以他的小说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南京市第二十九中学)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