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中短篇小说 > 六月再无栀子花 内容

六月再无栀子花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0-31 20:34 | 作者:故事林2018年20期 | 阅读次数:164

暑气渐浓,宁城的天气燥热得让人满脸通红。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到我出现在跟前,江澄像一只受惊的小鸡。

“你怎么又打架了?”我憋了半天,竟憋出这样一句话。

“没怎么。”

他起身走开,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一直捏在掌心的栀子花掉了下来。我想捡起,又想追上他。

他回头瞪了我一眼。

我呆在原地,不敢再动。

他顿了一下,语气柔软了许多:“周栀,不要找我了。”

最后见江澄的那次,我看着他走远,手里的栀子花一直没来得及还给他。

02
高二快结束的5月,我跟着妈妈来到A城,转到德雅三中的第一天,便被高大的男孩们堵在门口,让我喊班上的老大。

我性子拗,死活不开口。

“算了,就是个小丫头,不用管她。”中间的少年挥了挥手,尽管年纪不大,眼神却是伤人得很。

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江澄,心中除了畏惧别无其他。

真的认识江澄,还是在转学后不久。一次放学的路上,忽然从巷子里蹿出一群人围住了我,我害怕得不行,抱着书包一直后退。后来有人上前来抢我的书包,我拼命挣脱,却被一个巴掌打得跪在地上,不敢再动。
六月再无栀子花
江澄就是那时候出现,一个人打走了那群人。我吓蒙了,以至于人都走了,我还跪在原地。

“还不起来。”江澄拿起书包,递给我。

见我没反应,他用手晃了晃我眼:“喂!”

我看了他一眼,便哭了,还哭得不可遏止。

“喂!你怎么哭了?”

他声音有些大,吓得我哭得更大声了。

记忆里,不太记得那次怎么回到家的,只记得当时的江澄蹲下身子认错的样子,手足无措就像只小猫。

03
三中的同学,成绩普遍不算很好。

我来的第一次月考考试,便考了年级第一。

这让所有同学都记住了我。

当然不止因为成绩,还因为江澄,他给我取了个外号。

“喂,第一名,走之前记得把作业给我写完了。”

他把一摞的作业扔到我的桌上,我没有回应,却还是会照做,避免多余的冲突。

在“代写作业”的任务中,尽管我刻意模仿江澄的字迹,可还是被班主任发现了。

班主任来问我作业问题的时候,我也不回话,便被罚在走廊里反省。接着就看到江澄也被拉了出来,被罚在我身边蹲马步,头上还顶着那本被代写的作业,样子十分滑稽。

“喂!第一名,谢谢你啊。这次作业帮我写了这么久,老头子才发现。真是聪明的人帮人写作业也聪明些。”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更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学校老大般的人物会听一个班主任的话。

我瘪瘪嘴,小声反驳:“我不叫第一名。”

他的目光慢慢移到我的胸前。

“你!”

江澄笑得更开心了:“叫周栀啊,记住啦。”

我羞得满脸通红,他落落大方的样子,反而显得我小人之心了。

04
我在三中待了一个月之后,才知道,班主任江老师原来就是江澄的父亲。

而且江老师以前是一中的老师,好像就是为了管教自己的儿子,才特意转到三中来教书的。我看向最后一排,永远被排在垃圾桶旁边的座位,以及在座位上正看着身边人打闹的江澄。

有些疑惑,也有些好奇。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眼神停留得太久,江澄的头忽然偏了个方向,眼神对上的时候,我下意识低头。

感觉到江澄走了过来,我的手使劲地卷着书本。

“呐,作业我拿走了,以后你不用帮我写作业了。”

我看了眼被拿走的作业本,还是不太敢看他:“谢谢。”

“哈,你和我说谢谢,真是稀奇!”他的语气里全是不可思议。

我的头更低了。

“你叫周栀吧,喏,给你栀子花。”

一朵莹莹白色的栀子花留在桌上,淡淡的香味袭来,不经意间,抚平了所有紧张的神经。

05
在三中的日子轻轻浅浅地过着,江澄还是会大错小错地犯,还是被隔三差五地罚。有些人就是很奇怪,明明就是兩个世界的人,但就是占据了你生活的一部分。

有一天,课间广播里说高二(1)班的江澄在校外和一群职中的人打架,有损学校风气,记了大过。

江老师从教导处领回他的时候,江澄的脸上还有青青红红的印记。

我的位置正好靠近走廊的窗,于是看见了那样的一幕。

在江澄走回教室之前,江老师伸手抚上了江澄的脸,好像想要看看他的伤。

可是江澄不耐烦地推掉江老师的手。

后来,江老师拉下脸转身离开的时候,江澄的眼神又在江老师的背影上停留了很久,久到让我觉得有些可怜。

那是我第一次对江澄产生畏惧和好奇之外的第三种感情,有点想要安慰他的那种感情。

放学的时候不自觉地便跟在了江澄的后面,跟了很久很久,还不敢被他发现。

虽然最后还是被发现了。

“你跟着我干什么?”

躲在街道拐角处的江澄和我撞了一个满怀。

“我……我……”我不知所措地说着,“我家……”我指了指前面。

“哦?”江澄挑了挑眉毛,就那么打量着我。

等了良久,我都快紧张到窒息的时候。他终于开口:“顺路的话,那一起走吧。”

我跟在他身后,江澄的校服常年有些脏,但穿在他身上并不难看。

06
因为一个小谎话,从此我开始了每天撒谎的日子。

每一次与江澄挥别之后,我总要再走一站的距离,才能坐上回家的公交车。每天回家的时间晚了,妈妈偶尔也会问,我就编这种那种的理由搪塞过去。

妈妈说:“该学习的时候,就好好学习,不要整天胡思乱想。”

我腾地红了脸,还好刘海够长,不至于把心虚暴露无遗。

期末考试之后,妈妈给我报了暑假补习。

补习的地方离江澄家不远,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期待见到他,但如果见到了,又不知道如何打招呼。

“喂!周栀!”

真是想曹操曹操就到,见到迎面走来的江澄。

“你好……”我尴尬地笑了笑,“我在这边补习。”

江澄没说话,只是脸色不大好看。

我有些紧张:“那……我先走了,再见!”

“等等!”

我回头望向他。江澄露出难忍的神情:“你能帮我个忙吗?”

07
江澄实在有些太随性了,让我想起学校里一本正经的江老师,实在想不到他们会是一家人。

江澄坐在草地上,从口袋里掏出药酒扔给我,然后背过身去,自己把衣服卷了起来,露出背上青青绿绿的伤痕。

“麻烦了。”

“要不要去医院?”我不好意思看他。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伸手示意我手上的药酒:“不愿意的话,我自己来,你先回去吧。”

我下意识地捏紧药酒瓶,抿住嘴。

他看到我的样子,先愣了下,随后笑了笑:“帮个忙呗,老头子不让我打架,我要拿钱上医院,他肯定就知道了。”

虽是无奈的话,语气里却颇有赖皮的意味。

我深深呼吸,手贴着他的背,整个过程都是战战兢兢的,好不容易弄好之后,江澄给我买了杯奶茶。

“你以后可不可以不和别人打架了?”我吸着奶茶,小声嘟囔,“打架不好。”

“几个坏小子欺负我们三中的人,我就教训他,怎么了?”

这一次,我才知道,原来是附近的职中鱼龙混杂,总是欺负三中的人,江澄成为老大后,会出面维护,于是三中的学生受的欺负便少了。

我低头,想起刚转来的那次,也是依靠江澄出手相助,才不至于太狼狈。

“上次的事,谢谢你。”

“什么?”

“开学的时候,你救过我。谢谢。”

江澄嘴角一扯,似乎也想起什么,有些不好意思道:“那时候你刚来,他们不知道你是三中的。”

“总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用记在心上。”

我看他的时候,想着他也是个坏小子,可就是好像和想象中的坏又很不同。

08
莫名的缘分,让我和江澄慢慢熟悉起来。

江澄会在放学后等我,询问我什么学习资料比较好。也会在我午休的时候,问问我各个科目该怎么学习。

印象里他一直是个不学无术的形象,突然这样,真的好奇怪。我终于忍不住了:“你想干什么?”

“好好学习啊,不是你说打架不好?那我现在不打架了,我好好学习。”

“不过,这可是你让我转性的,你得负责到底啊!”

他赖皮的样子真是让人觉得好气又好笑。

我并没有答应他,可是每当有问题的时候,他就自觉找到我询问,我也不会拒绝。就这样,他的行为渐渐引得班上传出有关我和他的传闻。

对于这些空穴来风的传闻,我也只是听听,而江澄也并不回应。日子便是如此过了下来,从秋天过到冬天,又从冬天回到春天,高中时光也快走到尽头。

看着身边这个突然努力要发奋读书的少年,心中的奇怪感渐渐消失,我慢慢发现江老师偶尔会出现在教室外面,却只是默默看着,并没有走进来找江澄。

我把这事告诉了江澄,才从江澄的口中得知,原来他和江老师打了一个赌,说是只要高三一年不打架不犯错,考上大学后,江老师就不阻拦他做任何事。反之,如果没有做到,高中毕业之后就去参军。

“老头子始终觉得我是个坏胚子。”江澄自嘲一笑,笑容里却藏着落寞。

我突然觉得这个少年让人有点心疼。

“我会帮你的。”

他抬头看向我。

我顿了一下,捏住掌心继续说:“等考上大学后,你就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了。”

他看着我的目光,有些不可思议,更多是柔软。

“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行不行,我这个样子的成绩……”

“会的。”我打断了他,“你可以的。”

末了,他笑:“周栀,谢谢。”

09
黑板上写着倒计时39天的时候,校园里的栀子花已经含苞了。有关高考的酸甜苦辣,都会在栀子花盛开的时候画上结局。

我接到江澄的小纸条:“今天有事,不在一起自习了。”

宁城的雨季早已过去,明明是暑气渐浓的天气,莫名下起瓢泼大雨。中午的教室很空,一个人自习的时候,天上突然出现一道紫光闪电,紧接着响起一声闷雷,震得连心跳都漏掉一拍。

那天下午,我没有在课上见到江澄,第二天早上也没有见到他。

到快晚自习的时候,不知从哪里传来江澄因为打架打伤了人,行为恶劣,被勒令退学的消息。

明明昨天他还和我说好今晚一起去买考试用的笔,明明说好每天中午要在教室里一起学习,明明说好6月要一起考大学。

我麻木地写着卷子,卷子上的题目一个都算不下去,草稿纸上堆满了“江澄”兩个字。

我觉得自己懦弱极了。

在我需要的时候,江澄帮了我,而在他需要的时候,我却坐在这里,甚至连跑出这个教室的勇气都没有。

失魂落魄的日子,我开始在每个傍晚,省下吃饭的时间,跑去江澄的家。

我相信江澄打架一定是看不惯有人被欺负,才上去动了手。我相信他其实很想考上大学,去向他爸爸证明自己。我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决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校园里的栀子花会盛开吧,可惜我们等不到6月那个季节。

10
从那以后我没有在傍晚遇见过江澄,他好像故意躲着我。某一天早晨我在桌子里,发现一张小纸条。

“不要来找我了,我要走了。”

我拿着小纸条,手都捏到生疼。

江澄大约不知道我用了多大的勇气,问了多少人,才知道他在这个地方。我想了很多他可能会向我解释的话,说打架是为了帮人,说他也不想的。可是他没有说这些话,他只让我别找他了。

“不和我说再见吗?”我咬着嘴唇,尽量忍住眼泪。

江澄嘴角一勾,笑容有些疲惫。

“有缘,会见的。”

这是江澄和我说的最后的一句话。

时光太漫长,早已磨平年少时候的荒唐,只留下耿耿于怀的眷念。

我已经没办法知道他当时有什么苦衷,才不想让我找他。

而江澄也大约不会知道了,曾经有一个叫“周栀”的女孩在漫长的青春里只喜欢过一个男孩子。

他是个混账,成绩不好,还总爱打架。

可她知道他的柔软,懂他的善良。

她真的好想,能再见他。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