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 > 高晓松:在北欧,觉得自己内心丑陋 内容

高晓松:在北欧,觉得自己内心丑陋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1-15 16:53 | 作者:摘自《晓松奇谈·命运卷》 | 阅读次数:213

说起丹麦和瑞典两个国家,在很多人眼中,这两个国家仿佛就是天堂一般的存在,世界的各种血腥、杀戮、阴谋、诡计和政治等,这两个国家都不太参与,每当提起丹麦和瑞典,我们脑中第一个跳出来的词好像就是“幸福”。

在丹麦,人们出行就是骑一辆自行车;在瑞典,人们出行就是开一条小船。在美国,一个人如果有一艘游艇,大家会觉得他特别厉害,但在瑞典,几乎人人都有一条小船,大家开着小船看看落日,钓钓鱼,船上也没有什么先进的设备,自己动手解缆绳,启动发动机,把船开出去,过着非常安逸、与世无争的日子。

在丹麦和瑞典待久了,我越来越觉得,这两个国家真的很有意思。这里的人不聊金钱,不聊地位,也不聊你读过什么名校。我曾经充满好奇地问当地人,为什么在你们这里没有美国那样的常春藤名校?他们告诉我,因为政府专门颁布了政策,不允许大学之间拉大差距,如果有名校的存在,年轻人就要拼了命地争取进名校的名额,那就会导致他们从小没有时间去娱乐,没有时间去学画画和音乐,所以在丹麦和瑞典只有由国家或人民出资的公立大学,年轻人读大学是完全免费的。

高晓松:在北欧,我觉得自己内心很丑陋
在丹麦和瑞典这种国家,老百姓不工作每个月也有钱拿,而且跟上班拿的钱差不多。在西班牙,一个普通上班族的月薪纳税之后能剩下900欧元,但失业的人一個月可以拿800欧元失业金,看一次病只要6欧元,西班牙的发达程度跟北欧国家不能比,都有这么好的社会福利,那在丹麦和瑞典这么发达的国家,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就可想而知了,根本没有人会考虑就业问题。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很骄傲的人,自认为天文、地理、人生无所不知,走到哪里都喜欢给人讲大道理,结果到了北欧没几天,我居然都不太敢跟人说话了,因为我觉得自己的内心很丑陋,很粗鄙,我每天琢磨的都是如何在一个竞争激烈的社会里跟人钩心斗角,跟北欧人的境界实在是差太远了。

在北欧,我的内心变化总体上分成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不适应。在中国和美国,我们遇到人通常都是先胡吹乱侃一通,抬高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而在北欧,人们完全没有这种习惯。瑞典曾经发起过一次活动,为了让瑞典人能跟全世界增进交流和理解,鼓励全民都去接听来自全世界的电话。

之所以能够发起这样的活动,还要得益于北欧人都会说英语。北欧人的英文不光是熟练,发音也特别好听。因为能熟练使用英语,北欧人可以跟来自全世界的人进行电话交流,没想到瑞典人和美国人在交流过程中存在很大的隔阂。美国人的价值观就是美国梦,他们通常是直接问瑞典人,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你每个月赚多少钱?瑞典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种问题,他们想要跟美国人聊的是文化、音乐和电影。因为在价值观上存在巨大的分歧,所以双方的沟通十分困难。

第二个阶段叫作心理阴暗。经历了不适应的阶段后,我开始忍不住到处找碴,因为我不相信这个国家的人民真的有那么高的觉悟。有一次遇到了一位在机场开摆渡车的司机,我心想,做这种工作的人内心肯定是有发财梦的,因为这应该算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民了。

我怀着特别阴暗的心理问这位摆渡车司机:“你们国家花了那么多钱援助别人,还接收了那么多难民,收税也这么高,老百姓对此有什么想法吗?”司机大哥特别平静地对我说:“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我们国家这么富足,难道不应该帮助别人吗?人家难民颠沛流离,难道不应该收留别人吗?难道不应该欢迎别人吗?我们有这么多的资源,难道不应该跟人分享吗?”我听得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一位在机场开摆渡车的司机都能有这么高的觉悟。

第三个阶段是佩服。我很好奇,一个国家为何能进步成这样,人民的觉悟都如此之高,社会这么平等,政府也很廉洁,年轻人想学音乐就学音乐。在北欧,人们从小就可以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音乐和美术,一个学期大概 100 元人民币,只要注册了就能去学,随便学多少小时都可以。

在瑞典,从学校借乐器就和在图书馆借书一样,都是免费的,你排练的时候,政府还会额外补贴一些钱,用来帮你购买耗材。所以北欧的年轻人不怕学音乐,学成之后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当然皆大欢喜,就算做不成,还可以去教音乐,因为你去教书,国家也给补贴,教音乐也可以生活得非常富足。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