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年味儿,含在嘴里不化的幸福味儿! 内容

年味儿,含在嘴里不化的幸福味儿!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2-27 22:24 | 作者:黑月静夜 | 阅读次数:245

小时候,每逢春节家家户户都会挂起红灯笼,早早贴好红春联。乡里邻里到处都充满了喜庆热闹的景象。这时候很少有人会待在家里,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他们都喜欢跑出去各忙各的。大人们喜欢串门打牌,几人围坐炕边唠唠家长。小孩儿喜欢三三两两又或者成群结队地跑来跑去。躲猫猫、放鞭炮、看舞狮、敲大鼓。是小孩子们最喜欢的年味儿。

长大了。年味又会是什么样呢?

过年的年味儿

时间匆匆,转眼就到了2018年的春节,此时我已在南方定居半年。春节前天天死盯着电脑刷着回家的火车票,就怕错过回不了家。等到好不容易抢到了火车票,才会放下心来,跳起身来发自真心的欢喜。

除夕的前两天,我迎着小雪拉着装满各式礼品的行李箱往车站赶,我无心再去欣赏南方城市的热闹风景,我满心的只剩下归途的急迫。来到车站经过人潮的左拥右挤,经过漫长的火车旅途。经过枯燥无味的等待,穿过人潮攒动的蜂拥而行之后,终于站在了故土的大地上。那股亲切感直冲心底!

我感受到了南方与北方气温的迥然差异,迎着有些扎的生疼的冷风,我缩了缩脖子,急速向出租车区域而去。上了出租车才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温暖,紧跟着全身也放松了下来。一路上和开车的老乡的天南地北的瞎侃大山中。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下了车,打开车门。看到眼前的情景,一瞬间让我晃了神。

记忆里原本的低矮的楼房不见了,曾经充满市井气息的小镇变了模样,东边还是零零散散的几座楼房和偶尔从楼房里探出头观望的人,他们左右观望一下之后就缩回了脑袋。整个小镇西边完全成了废墟一片,到处都是倾倒的楼墙断宇,破碎的玻璃碎片倾洒在楼与楼之间的过道上。整个小镇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横切成了两个世界。

呆愣了几秒之后,我注意到不远处零散地停着几辆橙红色的三轮车,我像是看到了希望般快步走了过去。

“大爷,张河村怎么走。这镇上到底咋回事儿?荒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皮肤干巴,肤色黝黑,手背粗糙的大爷。

“嗯,一看你就好久没回家了吧!这儿拆迁了。都拆走了!来!上车。我带你去张河村儿!”他操着浓厚的河南口音和善地对我笑了笑。上了车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车发动了。随着行程,我在一阵怅然若失中看到了一路的遍地狼藉。

回过神来,到了目的地,下了车,我才看到到了那个熟悉的小村庄。远处高低不同的楼房,参差不齐地坐落在曾经熟悉的地方。付过车费,我拉着行李箱按照记忆里的方向向家里走去。路上遇到村里熟悉的人会干笑着打招呼,有些人已经不记得名字了。

曾经年轻的他们如今都老了,就像我,也不知不觉就长大了。每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我就越加快了往家里走的脚步。当我终于看到了记忆里那个花坛,花坛里的夏季曾经纤细的月季枝干,如今已经变得粗壮有力。到了跟前,看着红色的大门,红色的春联。我用力推门而入。

“是孩儿回来了”!还没进屋我就听到了我母亲的声音,急切中带着喜悦,屋里是一些人说话的笑声。

我快步走进里屋,打开了门。屋里开着发黄的暖灯,沙发上坐着母亲、父亲。弟弟和姐姐坐在凳子上嗑瓜子。我的妻子挺着肚子站着身子,他们不约而同的抬起头看着我。

当我重新关上门的时候,屋里又回归到了热闹的喜悦之中。

闲暇时,我想,长大后的年味,是含在嘴里化不去的幸福味儿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