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宋词的结构,美文的肌理 内容

宋词的结构,美文的肌理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9-10-10 10:37 | 作者:延河·绿色文学2019年8期/孙宇 | 阅读次数:55

身为袁恒雷的妻子,评论丈夫的作品难免被别人说有自卖自夸之嫌,可我更愿意称之为夫唱妇随、诗文唱和,最起码我可以做到红袖添香。

我的先生本身是名高中教师,教政治的,但他有颗诗心文心。他跟我说,小学初中他作文常做范文,高三某次月考作文拿过全年级第一。以现在他不大不小的文学成绩来看,我相信他不是吹牛。我也确实挺佩服他的,无论是在哪里,等飞机、等火车、等客车,坐在书房、坐在办公室、坐在我身边,一旦拿起笔来写或者拿起书本读,他真的是可以坐住冷板凳的,几个小时过去,意犹未尽。这种“坐功”比我强许多,和他比,我对文学最多是爱好,玩票的,他是可以做我老师的,我闺蜜一个电话我就屁颠地跟着去逛街做腐女了,我先生却依然哈得下腰为文。

宋词
当然,身为他的妻子,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我们认识以后,他的所有作品,我非常荣幸又被逼无奈地成为第一读者——他可不管我心情如何,写完要么微信传我,要么把我拉到电脑前,叫我非提出个一二三才作罢。这种时候,我基本都是愿意当个批改作业的老师的。最初,我不愿意看,那时候我对文学很不“感冒”。我是名护士,理科生出身,但是一直有着的都是颗少女心。之所以喜欢上文学,并能在全国一些报刊发点小作品,都是拜先生所赐的。所以,最开始读他文字,那真的是完全出于對他的礼貌尊重,或者酸点讲,就是爱啊!人家歌词都这样唱:“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幸福着你的幸福……”既然我的先生爱好文学,看他乐此不疲的样子如同少年般纯真,我就陪着他一起玩耍吧!于是,我也便和他一起走上了这条“溜光大道”!

也就是说,我先生是我的文学领路人。而直至读到他越来越多的作品,我的鉴赏能力无疑也跟着提了上来。确实,我是他文学成长最直接的见证者了,见证了他这些年在文学路上的摸爬滚打,一次次出去采风、一本本书的阅读、一篇篇大小文章的发表、一份份样报稿费来到我们面前。

所以,2018年秋我读到这篇《雨滴 花香 清茶》时,我有点小惊喜,对于先生的散文创作来说,这篇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不光是因为篇幅比之前的长,而是他能够对自己过往生命中的重要片段进行有机整合与全面梳理。

通读这篇散文,可以看出他虽然并不是刻意为之,但达到的客观效果却是呈现出了这样的美学结构——前三节多以抒情为主,后两节以叙事为主,这很有宋词的上下阙结构特点。而内文无论从语言凝练、引述、叙议结合等方面来说,都堪作美文了。我是很欣慰于他这是积了十余年的功力来创作出来的,而且不必说别的,单说里面的引述就既有耳熟能详的诗词歌曲,又有给人陌生感的甚至掉书袋的生僻典故——如果不生僻全是大家熟悉的东西的话,那写出来又有何价值呢?所以,我先生这篇作品下了功夫,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而且读此文可以看出,他是重视生活积累的。许多作品正是人人眼中有,人人又笔下无。比如本文提到的那些牵牛花、荷花、芍药什么的,盛夏时候,无论南方北方,无论城市乡村,都会有许多花花草草盛开。但是作家们就是生活敏锐的观察者和记录者,他们能够捕捉到不易为别人察觉的气息味道,将它们如蜜蜂采蜜一样一一撷取出来,进行艺术加工后,真的是酿出了芬芳的蜜。并且,读本文令我对比联想到先生去年在《散文》第五期发表的《丁香与丁香花》,两篇虽然都写的是丁香,可是一篇侧重于诗词性随笔,一篇侧重于眼前的花朵带来的观感。而本文创作手法和《丁香与丁香花》一脉相承,他依然运用自己丰富的古今文本积累,将那些可以批评吸纳的素材,有机地融入到文章创作中来,或引用或化用或解读或对比呈现,丰富的材料运用,直接就会令文本变得厚实耐读,运用通俗的话讲叫,读了后很“涨姿势”。

近些年来,他主攻的方向是在书评上,其实他读书很慢,每年最多读30本,但恰如著名作家肖复兴先生倡导的那样——读书不在贪多,贵在精读,贵在消化。这30本书,至少有20本他都要写出读书笔记。他和我说,写作到一定程度遇到瓶颈很正常,他这是要遍访名家,再次积淀,量的积累后自然会有质的突破。

无疑,这篇《雨滴 花香 清茶》自然是他精心阅读各路名家后的潜心力作。文学创作固然是著述等身很好,保质保量很好,可是,如果真的能做到量并不多,但篇篇是立得住的精品,甚至是可以传世很久的佳作,那无疑更令人称道。古往今来,有多少作品成了过往云烟,既然我们写了,何不把每一个字都写到极致呢!我先生身为满族作家,他很欣赏阿来和鲍尔吉·原野,说他们身为少数民族作家,却把汉语的美写到极致。他以他们为标杆,也要向那个高度奋进。看他这样肯刻苦付出,我相信他的这个文学梦的实现,并不遥远了。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