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中短篇小说 > 一根金条 内容

一根金条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0-28 13:46 | 作者:民间故事选刊·上2018年11期/张爱国 | 阅读次数:245

      大雪弥漫,寒氣透骨。舒州城外,十里长亭,方义山还在劝秦海:“贤弟,回家吧,回家再慢慢挣。”秦海除了摇头,就一句话:“寻不回银子,我即便死,也死于舒州!”
       方义山和秦海从老家奔波千里,来到舒州,本打算贩一批茶叶回去赚一笔,不料在进山路上将银子给弄丢了。近半个月来,两人几乎翻遍了那一片山的每一块石头,也没找回银子。现在,两人连吃饭的钱都快没了,方义山决定回家,也买好了船票,打算再劝一次秦海,无奈秦海铁了心不走。

       皖河里,半个月才开一趟的船就要起锚。方义山起身,从袖口里掏出几颗碎银,递给秦海:“贤弟,一旦寻不回,下一趟船,一定回家。”秦海接过银子,潸然落泪,鞠躬致谢。方义山去提自己的行李,可冻僵的手没抓牢,行李包滚到亭外。方义山走下去,拿起行李包,就要上来,秦海看见刚刚被行李包滚过的雪地里露出一个小包裹,就叫方义山拿起来看看。方义山捡起,掂了掂,很重,打开一看,是两根大号的金条。

一根金条

       秦海一把从方义山手里拿过一根金条,脸上绽开了花:“方兄,有此金条,你我丢失的银子,算是回来了。”
       “当然当然……”方义山突然停住笑,“不可!”
       “为何不可?”秦海不由大睁两眼,“方兄,是小弟最先看见,你我一人一根,不可谓不公啊!”
       “贤弟想多了。”愁云重又回到方义山脸上,指着金条上刻着的“襄阳汪”字,“贤弟,这位丢金的汪兄,此时身在何处?又何种心情?”
       “要么正在四处找寻,要么已然寻了短见,就像你我这些天里……”秦海似乎明白了什么,拉起方义山要走,“方兄,休管许多,你我速速回乡,永不回来。”
       “贤弟,你我这些天过的日子,还是人过的吗?”方义山坐到椅子上,“贤弟,将心比心,你我不能走。”
       “方兄,你我丢银时,谁又比了你我之心?再者,这金条充其量只抵得上你我的失银,你我没有贪占,也没有昧心啊。”秦海跺着脚,看方义山的表情,又想到他平时的为人,叹口气,“方兄,小弟不阻止你做圣人,也请你不逼迫       小弟做圣人。方兄,既然你不走,就请将船票转让于小弟,好让小弟即刻回家。”
       “贤弟,为兄还请你三思……”
       “望方兄成全!”秦海抱拳,给方义山深深一鞠躬。
       方义山想了想,长长地叹口气,拿出船票,给了秦海。两人互道珍重,别过。
       天色已晚,风大雪大。方义山靠在亭柱上,手里紧紧地攥着那根金条,眼睛不停地四处搜寻,他希望丢金的人早点找来。可是,长亭上下,暗沉沉一片,连一个行人的踪影也不见。方义山又冷又饿,想进城找一点吃的再来等,又一想,失主一旦找来就会错过,一错过就再也碰不上了──这些天寻找失银的经历告诉他,此时的失主,一定在四处奔寻,不可能在任何一个地方等待。
       迷迷糊糊中,方义山被一些声响惊醒,揉揉眼睛,雪地上,一盏马灯散发着昏暗的光,一个人正跪在他捡到金条的地方,拼命地扒着雪地,气喘如牛。方义山咳一声。那人没听见,双手捧脸,伏地痛哭。
       方义山大咳一声。那人大惊,急忙爬起,又扑通跪下:“爷,看到我的金条吗?我的金条啊,我不活了……”
       “朋友莫急,你丢了几根金条?”方义山想站起来,可双脚僵硬不得动。
       “一根……哦不,两根。”那人似乎看到了希望,“上面刻有‘襄阳汪。”
       “这一根,是吗?”方义山拿出热乎乎的金条。
       那人扑上来,一把夺过,又扑到马灯下贴着眼睛看,忽然大哭:“是我的,是我的金条。”又回头伏到方义山脚下,咚咚咚磕头,“爷,恩人啊……”
       方义山拉起那人,一声长叹:“朋友,你丢的是两根,可是我只有这一根啊。”
那人似乎才想起什么,笑了:“恩人,只有这一根!那一根,是假的,是我预防路上遭遇歹人以糊弄他们而铸的铅条,只是镀了一层金水……”
       天色渐亮,风雪俱停。襄阳汪姓商人要到城里将金条换成银子,再用银子感谢方义山。方义山不答应。就在两人僵持不下时,一群人从城里跑向这边。两人迎上去,一问才知道,昨天傍晚从皖河开出的船,才走上一个钟头就被风浪掀翻,一船人无一生还……

       两天后,当方义山请人将老乡秦海打捞上岸时,秦海的手里还紧紧地攥着那根他以为是金条的铅条。方义山不禁泪流满面:“贤弟,死的人,应该是我啊……”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