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中短篇小说 > 爱情倒计时 内容

爱情倒计时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0-30 00:07 | 作者:今古传奇·故事版2018年17期/胡宇峰 | 阅读次数:228

1.短信
跟关州一起上街,方非一般不带手机。

周末的晚上,吃了晚饭,方非缠着关州陪她去“家乐福”购物。在卖场入口,方非把手伸进关州的裤兜,关州皱着眉头问她做什么,她笑嘻嘻地说看一下离超市关门还有多长时间,好确定等会儿怎么个逛法。说这话时,关州的手机已经在她手里了。

她正要打开键盘锁,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有短信。怀了一肚子好奇,她就没有告诉关州,偷偷打开短信,想看看是谁给他发来的,发了些什么内容。一看之下,方非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她像个木偶一样定在当地,目光久久停留在手机屏幕上。

爱情倒计时
看个时间也要看这么久,关州对方非是越来越没有耐心了。他正要出声吼她,感到她的手像条蛇一样,软绵绵地游进自己的裤兜,随即撤去。

关州愣了一下,很快猜出大抵出了什么事。这件事在关州的心底已盘旋了一段时日,他一直苦恼不知该用什么方式向她坦白。他的想法是,最好莫过于她自己察觉。那样,之后的事就顺理成章了,省得他大费口舌,还不一定能说好。

关州慢吞吞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鼓了一阵勇气,才把视线落到手机屏幕上。

“你跟她到什么时候才能有个了断?”

看来,关州是猜对了。发来短信的号码没有存进电话簿,但早已存进了他的心里。

事情是朝着他希望的方向发展的,但是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注意到方非此时已经自觉地跟他拉开了一段距离。

关州迅速朝方非瞄了一眼,正好撞上她的目光,一慌,连忙尴尬地冲她露了一个笑。方非的目光是提问性的,等着他解释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关州的喉咙堵得厉害。

方非等了一会儿,见他始终没有表态,便转过身,朝卖场里面走。关州呆滞地望着她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她就要隐没于人群了,才想起追过去。通过卖场入口的时候,他没忘记推一辆购物车。

有辆购物车在手里,关州不像刚才那样慌了。他已追到她的身边,见她专心于架上的商品,左拨拉一下,右取放一下,他便咽了口唾沫,没有开口,只默默地随着她走。沉默的时间里,他一直在酝酿怎么解释。

关州期待着方非主动发问。一问一答,应该比纯粹的解釋说明要容易得多。可是,方非转过一个又一个货物架,就是不发一言。关州觉得她的沉默是刻意的,他甚至感觉到,她的脚步声,都比看短信前要轻微得多,这显然是刻意节制的结果。

2.挣扎
方非来到食品区,她面前的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品牌各种口味的方便面。她正要伸手去取其中一包,另一只手抢先抓到了它,那是关州的手。关州拎了那包方便面,在她面前询问性地晃了两下,接着慷慨地丢进了购物车。

方非认真地看了他一眼,微笑着问他:“你要吃?”

“不。”关州连忙摇头。

方非从购物车里拿起那包方便面,仔细看了看包装,说:“这个口味太重了,我不喜欢,我喜欢吃口味淡点的,这你是知道的。”说着,她把它放回架上,然后她拿起另一包,继续说,“这是你喜欢的口味。”她一边说,一边将那包方便面小心地放进购物车,略想了想,她又往购物车里放进几包一样的,她一直没有注意关州的表情。

关州咬了咬嘴唇,含糊地叫了一声方非的名字。

“嗯?”

关州听出,方非无声的笑透着风铃般的散淡。

“什么事?”

关州连忙胡乱摇了摇头。他弯下腰,从架子底层取了两包口味清淡的方便面,放进购物车。

方非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向别处走去。

关州没有立即跟上去。他垂着脑袋趴在购物车的推杠上,被一种失败的心境弄得无精打采。

他注意到方非在洗涤用品架那边冲他招手。他只得硬着头皮过去。他想,这回一定得说清楚了。

往洗涤用品架走去的路上,他感到手机在裤兜里振动,凭振动的次数,他判断出又是一条短信。方非一直注视着他,他不好意思掏出手机。

“你来看看这个介绍,这盒男士洗面奶有除油祛痘的作用,你是油性皮肤,很适合你用。”

关州还没来得及表态,那盒洗面奶已经落到购物车里。

关州鼻子有点发酸。他觉得都这个时候了,还接受她的馈赠,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因此,他试着不领她的情。

“其实我更喜欢用肥皂洗脸。”他打算用玩笑掩饰他的意图,“男人的脸皮厚,还是用肥皂搓效果比较好。”

方非拦住关州的手,不许他将洗面奶从购物车里取出来。她阻拦的动作显然大了,整个身子都拦了过去。她把身体伏到购物车上,关州的手就被他堵在购物车里。关州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地上下颤动。“啪嗒”,他手里的洗面奶重新落回购物车。

“你……你这是怎么了?”关州问。

“没怎么,”方非慢慢直起身子,吃力地笑道,“肚子有点痛。一点点,不碍事的。”

“怎么会突然肚子痛?”

“可能是感冒了的缘故。”

“你这人,总是不当心自己的身体。”关州叹了口气,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他蓦然发觉可以就此切入话题,于是说,“你以后……”

“不严重,不过是昨晚被子没盖好。”

关州的睡相是很不老实的。不知多少次,他一大早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裹得像只粽子,而方非则可怜地拽着被子的一角。 意识到方非的感冒、腹痛其实是被自己害的,关州不由生出歉意。这样一来,想好的辞令,他就都出不了口了。

“中秋不远了,咱们去买点月饼吧?”方非说,“月饼在哪儿呢?我方向感不好,关州,你带路。”

从他们站的地方到糕点房,沿着物架往前走,走到头,然后拐弯往左,就到了。

3.结束
这一段路不超过十米,但关州却走得异常艰难。在这个过程中,关州设想,其实他可以很酷地回过头,直截了当地把事情讲清楚。她是个内里很持重的女孩,想来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或者骂人。

但一想到她的感冒、她的腹痛,他就心乱如麻。但他又不甘心就这样往前走。他大概想明白了,拖延得越久,他就越没有勇气说出口。

他假装对旁边的商品都很感兴趣,走一步停三步,把每一样都从架子上取下来瞧一瞧。

关州很纳闷,难道她没有从那条短信中瞧出什么吗?事实上,是自己辜负了她,她为什么不仗着有理向我发难?要是那样,事情就好办多了。

去糕点房的途中,方非倒没有一声不响。她对关州说,她打算买三盒月饼,其中两盒包装精美些,用来寄给她,还有他的父母,另外一个包装简单些,留给他们自己吃。

方非的口气听起来既愉悦又单纯。

她说,中秋的时候,虽然亲人们不能都聚到一起,但吃的同是他們买的月饼,也就等于在一张桌子上吃的了。

关州不否认,他被方非的想法感动了。听到后来,他几乎忘掉了自己的计划,沉浸到她的语言营造的气氛当中了。直到真正的月饼出现在他眼前,他才回过神来。

关州对月饼顿时失去了好感。他认为是月饼动摇了他的决心。方非专心挑选月饼的时候,他扶着购物车,杵在一旁一动不动,眼睛斜着那些月饼,深仇大恨似的。

方非捧着挑好的三盒月饼朝购物车走来。她远远便望定了关州的裤兜,犹豫了片刻,她提醒道:“你有电话。”

“啊?”关州故作惊讶。

“或者短信。”

“哦。”关州冲方非难堪地笑了一下,掏出手机。手机上显示,他有一个未接电话和一条未读短信。他盯着屏幕,但没有按任何键,没有马上打开短信。

“是……”关州准备习惯性地撒一个谎。

“你不用说了。”方非说,“要是不方便的话,我今晚就可以到我同事那里去借宿。等我租到房,再到你那里拿走我的东西。”

“不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不用感到内疚,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拜托你一件事,一会儿结了账,月饼你提回去,帮我寄给我爸妈,以你的名义,好吗?”

关州正要说什么,广播响了起来:“亲爱的顾客朋友们,本店离打烊时间还剩十分钟,请大家尽快到柜台结账,谢谢配合……”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