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炊烟催你回 内容

炊烟催你回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1-13 23:10 | 作者:小品文选刊2018年11期/余继聪 | 阅读次数:262

 炊烟,是催人的长笛,总是在田间太阳落、牛羊回村庄的时候飘起,催促那些远离故乡的游子回家。对那些半生或者多年在外漂泊的游子来说,炊烟就是母亲的身影模样,就是母亲的手,就是母亲的呼唤。无论是旅居富贵繁华的京华,还是客居温柔烟雨的江南,无论是奔走于苍凉旷古不见人烟的塞外大漠,还是蛰伏于人海茫茫的大都市,炊烟总是能够惊醒心中蛰伏着的那一条思乡的虫蛰,来啃噬隐隐作痛的心口。

昔日的乡间,过去的日子,是有炊烟的,是温暖的。炊烟的身影总是很温柔的,炊烟的手总是很温暖的,炊烟的声音和味道,总是很母亲的。

如今的乡间,难见炊烟了,如今的都市,更是根本不见炊烟了。故乡的村村寨寨早已被拆迁,统一建盖了与城市一模一样的商住小区。温柔温暖的炊烟、瓦房、庄稼地、河流消失了,换成了模样千篇一律、坚硬冷酷的水泥楼房。故乡不见了。作为一个年近半百、久居城市的“乡村子弟”,有时候开车或者走路跟在一辆可能是烧柴油的公交车后面,公交车屁股后面突然噗噗地冒出一股黑烟,虽然刺鼻难闻,常常会招来别人厌恶反感,却常常会引发我对炊烟、乡间和故乡的回忆。渴望见到炊烟、乡村,怀念故乡的我,宁愿自己错把这烦人的汽车油烟当作了炊煙,享受那几秒钟的乡愁慰藉。

炊烟催你回
最幸福的时候,是去远处的山区县市乡镇出差,那可能就有机会看到一缕缕炊烟。田间太阳落,炊烟催你回。每当太阳落山,就是牛羊回村、人们回家、炊烟袅袅的时候了。炊烟是想家思乡的催化剂。15年前的一个冬天,有一次坐班车回老家,早上九点半的班车,从楚雄市南华县开到姚安县,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开到大姚县与永仁县接壤处的大峡谷里、金沙江右岸的一条支流蜻蛉河边———“江底河”时,已经是傍晚五点半左右了,太阳落了,车却坏了,停在那里检修,大家都很沮丧。当时却看见路边一户人家的温暖炊烟香喷喷地升起来,大家更加感到身心寒冷,归心似箭,而与妻儿两地分居的我,更加觉得寒冷。班车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近十点钟了,妻儿都早已睡了。出发的时候,还是白霜满地的早晨,回到老家的时候,就已经是露重霜凝的深夜里了。

一缕缕轻飘飘的炊烟,能够勾起多少人沉重的乡愁啊!
选自《郑州日报》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