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时评 > 炒房终结了吗? 内容

炒房终结了吗?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2-03 16:47 | 作者:三联生活周刊2018年46期 | 阅读次数:243

经济和政策层面的分析都很对,房地产确实不能够再刺激了,但是房价下跌却是不太可能的事。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发展和转型中的中国经济社会,温和的通胀是最美好的一味药,只要避免恶性通胀以及资产价格剧烈波动,慢涨是对所有人都有益的结果。以时间换空间,让货币通过居民这个大水池,从洪水化成细流,最终用消费滋润实体经济。物价是会一直涨下去的,工资也会亦步亦趋补涨。有本事永远是硬道理,买房也不用总盯着最贵的,这个世界上总有你买不起的房子,也总有你买得起的房子,生活总要不断改善,目标不会一步达成。买房这件事,对刚需来说永远值得出手,只需要记住两三条,量力而行,寻找洼地,适合自己。
炒房
异地安置
傍晚回家,目睹一位老农驾驶的三轮电动车上载着两头羊和羊草,我感到新奇,便问:“天快要黑了,把羊运到哪里卖?”这位老农笑着说:“不怕你发笑,我家拆迁后被安置在别的村,但承包田还在7里外的原村,白天骑电动车去原村种地、放羊,晚上把羊带回安置房过夜,深夜怕小偷盗羊呀。”

这位老农还告诉我,拆迁后,虽住上了农民公寓,居住条件好了,但增添了许多麻烦。一是种地不便,每天要骑电动车到原村种地,早出晚归,中午吃饭、休息无地方;二是晒粮、棉不方便,收获季节,粮食、棉花要运到农民公寓楼下的场地上翻晒,因场地小,家家抢场地晒粮食、棉花;三是贮存粮、棉不方便,农民公寓无附房,车库又小,晒干的粮、棉没有足够的地方贮存;四是养殖不方便,拆迁前的老住宅,独门独院,家前屋后有猪舍、羊圈、鸡窝,还有河塘,既养鱼又养鸭、鹅,六畜兴旺,住上农民公寓,哪儿还能发展养殖业呀。老农的话实实在在,反映了当下拆迁农民的苦衷和诉求。

最近,我还遇到我母亲的老邻居阮桂英奶奶,她拄着拐杖,一瘸一拐,驻足向我诉苦:“拆迁后住农民公寓,像关在笼子里,老两口上下楼不方便,只好在泰西村小儿子家的平房居住。”阮桂英奶奶患糖尿病并发症,腿瘸,行走不便,老伴患肠癌动手术,身体虚弱,不能爬楼。拆迁后安置住农民公寓,给老两口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

这几年,因城镇建设、新建各种园区和房地产开发,大量的农田被征用,农民住宅拆迁。拆迁安置也由过去的就地安置变为异地安置、并村安置。即甲村拆迁户集中到乙村安置,或几个村的拆迁户并到一个村安置,安置房有农民公寓,也有代建房、自建房。

异地安置的农民公寓和代建房,存在两个问题。一是给还有承包田的农民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不便;二是安置房質量较差,农民公寓或代建房由开发商承建,拆迁户购买,由于一些承建商转包工程,偷工减料,所建安置房出现裂缝、泛碱,引发拆迁户群体上访。

相比之下,有承包地的拆迁户,大都青睐就地安置的自建房形式,根据自家的经济条件和实力,自建独门独院的平房或楼房。当然,如果是整村拆迁或农田被全部征用、农民完全失地而采取异地安置,亦应尊重失地农民的意愿,让他们选择安置形式,可选择住农民公寓、代建房,但一定要把好建房质量关,亦可选择异地自建平房或楼房。在拆迁户不多、农田没有被大量征用的情况下,不要搞“迁村并点”和异地安置,不能逼拆迁户购买代建房和住农民公寓。

在新一轮的城乡一体化建设过程中,一些地方大拆大建,新农村建设模仿或套用了城市建设形式,传统的乡村住宅和院落被拆被毁,“迁村并点”,异地安置,新建联排小高层农民公寓,还配套新建农民文化、健身广场和娱乐活动中心。由于没有考虑农民对设计的需求,一些地方的文化广场变成了打谷、晒谷场,那些照搬城市模式的休闲乐园也变成了鸡鸭鹅和猫狗嬉戏的场所。(江苏盐城 一读者)

虎妈
我是个虎妈?我自己觉得不是。

我的宝宝是个“珍贵儿”,这是医生们私下对那些千辛万苦保胎得来的孩子的昵称。为了生下女儿,我吃了30年人生从未吃过也从未想象到的苦。在几乎所有医生都劝我放弃的情况下,我的这个“珍贵儿”平安健康地来到人间。

所以孩子起名时,“安”字是唯一的选择,只希望她平安长大,别无其他。

如我所愿,孩子平安长到上幼儿园的年龄了。我为她选了一个号称素质教育的幼儿园,每周末带她满世界玩耍。后来,孩子渐渐长大,对世界充满好奇。她对我说,想要学弹琴,想要学画画,想要学各种各样的东西,我统统满足了她。于是周末的玩耍变成了上各种兴趣班。

曾经有个老师跟我交流,问我报班的目的是什么,我说:“我想尽我所能提供给孩子更多的可能,让她去尝试,找到自己喜欢的。”再后来,孩子选择了打球,其他的班慢慢都不上了。

很多朋友说,给孩子报了班,就要让她坚持,半途而废是不好的品质。可我家孩子,大部分都半途退出了。现在,孩子已经上小学了,有时候她会回家跟我抱怨说,同学们都有好多才艺,会唱歌会跳舞会弹琴……就她没有。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当初选择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是不是正确的。

上了小学,我慢慢变成了别人眼中的虎妈。这个过程是不知不觉开始的。现在回想起来,起点是在二年级。有一天,孩子突然回家跟我说,讨厌数学老师,讨厌数学,不想去上课。我一下惊到了:“这怎么办?!”于是各种方法,讲道理、利诱哄骗、恐吓,轮番上阵,然而都没有用。一直持续到四年级,她的数学成绩班上倒数,孩子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笨,觉得自己智商比同学低。这个时候,给孩子报个班、找个好的数学老师的念头不可抑止地涌上我的心头。

于是托人找关系,找了一个老师,每天下课去老师家辅导。从此我和女儿加入了补课大军。到五年级,又开始补习语文,开始上英语外教课。

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找的那个语文补习老师,在当地还蛮有名气的,报名时我想着介绍孩子的一个好朋友一起去上课,等我一问,人家说,二年级时就在那里补习了。我又惊到了,二年级就开始补习了!二年级时我家孩子还在傻乎乎地满世界玩耍。再一打听,原来班上大部分孩子都在补习,想要找一个好的补习老师,还得托关系提前预约,家长们私下说:“补习不一定成绩好,但成绩好的学生一定是补习补出来的。”

我焦虑了,我觉得自己可以容忍孩子成绩不好,但是不能不给孩子提供努力的机会啊!大家都在补习,我不给补,孩子以后会不会怪我呢?然后又回想到自己的童年,太轻松了。成天玩耍,爸妈没空管我,高三下午4点放学后还有空去同学家打打台球再回家。现在想想多少有些后悔,如果当时多努力一点,现在会不会过得更好呢?

思来想去,我带着孩子毅然加入了补课大军。周末的玩耍变成了接送孩子上补习班,孩子累,我也累,好在成绩上去了,孩子变得好自信,常常回家说,老师怎么怎么表扬她,非常开心的样子。痛并快乐着。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虎妈,如果说算,可我从来没有因为考试成绩不好打骂过孩子,我只是对她说,努力了,就可以。但是如果说不算,每周报的各种补习班都在那里无声地控诉我呢。这世界上唯一不经岗前培训的职业,就是父母。是对是错,也许只有等孩子长大才能知道吧。(中读用户 老张)

租房的焦虑
深圳高房价上涨的速度降下来了,房租又一夜之间飞涨起来。

前几天,单位表示可以为没房的员工提供外租宿舍,让员工自己先去了解一下租房信息。作为30岁结婚生娃还跟爸妈、姐妹一起住的人,特别渴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于是马上跟同事一起去看房。

一看令人咂舌。我们先去看了一个村委带电梯的统建房小区,在老城区内,周边配套完善,走去地铁站10分钟,光租金每月两房5500元、三房6800元。跟小区保安打听到,这里的房东大多是本地人,房产多,这个价格是最新的市场价。虽然租的人不多,但房东宁可租不出去也不降价。随后又逛了旁边的城中村,倒是让人眼前一亮,多了许多高档公寓,装修精致,如海边民宿一般。公寓是原城中村旧房子改造的,建好后交给品牌公寓商管理,以一房一厅或兩房一厅为主,价格在2500元至4500元之间,主要面向工资水平较高的白领,有的还对租客有年龄要求,不得超过38岁。可惜这个公寓不能开租赁发票,于是也放弃了。最后,问到一个包租公同事,是否还有6000元的三房?他笑笑说都改成一房的公寓了,单间可以租到2500元。

记得三年前刚怀孕的时候,想跟老公搬出来住,当时不带电梯的两房月租还不到3500元,已经觉得很贵了,没想到现在涨得更猛了。两年前申请的公租房,全市排名在9万多位,遥遥无期。今年市住建局推出的大多数保障性住房,也都是为人才提供的,目的是吸引更多的人来深发展,我们也只能仰望。房价涨了,物价涨了,租金涨了,虽说工资也涨了,但远远不及前三者的涨幅,心里不禁一阵悲凉。在大城市打拼,生活拮据,没有存款,还有贷款。同事的老公,贷款投资却遇上了股市暴跌,现在都没缓过来,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已经成了常态。

想着租房子这些事,心里莫名地焦虑,不仅觉得自己错过了买房的最好机会,以后,或许连租房都没机会了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