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中短篇小说 > 中国科学史上的一次集体沉默 内容

中国科学史上的一次集体沉默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2-03 20:21 | 作者:粤海风2018年1期/王祖远 | 阅读次数:220

1963年9月,几乎全国所有大学的化系都传开一则轰动新闻:“科学界认为人体有10个系统,即运动、消化、呼吸、循环、泌尿、生殖、内分泌、免疫、神经、皮肤。但是从今往后,应该说人体有第11个系统,就是经络系统。”

如此重大的科学成就,在12月14日的《人民日报》以两个整版加一个半版得以全面宣传,这便是金凤汉教授长达1万6千字、题为《关于经络系统》的研究论文。全文刊登长篇科学论文,在《人民日报》的历史上绝无仅有;该报还配发评论员文章,认为金凤汉的贡献具有世界意义。

这位金凤汉究竟何方神圣,使得人民日报对他推崇备至?这还要从经络说起。两千多年前,我们的老祖宗就认为经络是气血运行的通道,14条经脉将人体内外连贯起来。在正常情况下,经络“行气血而营阴阳”;发生病变时,经络则反映症候。针灸、按摩和气功之所以能治病防病,就是基于经络具有传导感应和调整虚实的功能。然而根本的问题一直悬而未决:到底有没有经络?如果有,其物质基础是什么?
中国科学史上的一次集体沉默
金凤汉是朝鲜平壤医科大学教授,认定经络必有物质基础。当时朝鲜学术界普遍认为金的工作不科学,要把他从学术界清除出去。

但是金凤汉得到朝鲜政府的支持,1960年他寫出第一篇研究报告,声称发现了针灸穴位的“小体”;1963年11月,金凤汉发表第二篇研究报告《关于经络系统》;11月30日,平壤医科大学经络研究所举行成果报告会。

金凤汉宣称,透过形态学、生理学、生物化学和组织化学的研究,证明经络是一个独立的机能形态系统,包括“小体”、联接“小体”的”管状结构”,以及在管内流动的液体。报告会上,许多先前持反对观点的学者也转而高度评价金凤汉的研究。与会者一致同意把新发现的结构,以金凤汉的名字命名为“凤汉小体”“凤汉管”和“凤汉液”。

朝鲜不但为金凤汉专门发行邮票,还称这是“天才的、划时代的发现”,甚至说“凤汉小体”与“凤汉管”同原子弹、宇宙飞船并列,是20世纪全世界最伟大的三个科学成就。

消息传到北京,当局感到相当难堪。一来经络是自己的老祖宗提出来的,却千百年都未能解决物质基础这个难题;二来金凤汉曾到沈阳进修,没想到徒弟超过师父,有了这么重大的发现。于是当局下令全国医学院及研究所,立即组织人力寻找“凤汉小体”和“凤汉管”。

以辽宁中医学院为例。时任院长兼党委书记姓熊,亲自担任研究凤汉小体的组长,以示重视;并请时任学院教授的研究组织学的专家宋继美女士为副组长。这对许多人来说是争都争不到的荣耀,但出于严谨的科学态度,宋继美却明白表示不愿担任。她说:“我从事人体组织学教学和研究这么多年了,在显微镜下看过上万张组织切片,从来没有见过凤汉小体那样的结构,这样的研究我不能参加。”

熊院长无奈,只好让旁人先做研究。一班人忙了几个月,制作观察了上千张组织切片,找到十几张貌似“凤汉小体”的片子。熊院长非常高兴,但他深知这些人的学术水平不如宋继美教授,就指示:“无论如何都要请宋老师来鉴定,只要她点头,我明天就去北京报喜。”

宋继美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这些片子,而熊院长就站在后方等待她的结论。宋继美后来站起来说:“这些没有一张有凤汉小体。”她逐一解释这一张是肥大细胞、那一张是染色伪影等等。熊院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对宋说:“宋老师,你再仔细看看,他们可是忙了几个月哟!”宋教授说:“不必了,我相信自己的观察。”

就这样,熊院长没能去卫生部抢头功。一些人对宋继美的执着深感不满,说她不识时务,话该说得模棱两可些。宋继美却无怨无悔:“不是提倡要实事求是吗?我怎么能违背科学良心,把黑的说成白的呢?”

当时有不少知识分子因敢于直言触怒领导,被打成“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宋继美甘冒“敬酒不吃吃罚酒”的风险,需要很大的道德勇气。这是1964年夏天发生的事。

不但辽宁中医学院,中央级科研机构也参与了经络研究。中科院上海生理研究所是生理学研究的重镇,生理所所长冯德培与副所长张香桐是中国顶尖的生理学家,都对金的论文持怀疑态度。他们指出,按照金凤汉的描述,“凤汉管”应该是肉眼可见,然而千百年来全世界的解剖学家都没有发现,实在不可思议。他们认为金凤汉的研究报告可能有真有假,但真的不多;即使有真的,也不一定与经络有关。

许多生物学家指出,要记取“大跃进”年代“浮夸风”的教训,在政治上支持朝鲜,但在科学上要实事求是。媒体未征求科学家的意见,就匆忙发表金凤汉报告及高度评价的评论员文章;万一金的工作是假的,就会在科学和政治上陷于被动。中国科学家这些真知灼见,不久就被证实是不幸而言中。

1964年1月,上海生理所的胡旭初研究员参加由卫生部部长钱信忠为团长的中国科学家代表团,访问金凤汉的经络研究所,为期长达10天。中国科学家在设备完善、戒备森严的崭新实验大楼里,仔细观察金凤汉用兔子做实验,他们在显微镜下看到了“凤汉小体”,又在兔子血管中看到了“凤汉管”。

代表团成员按照预先商定的,只看与听,不加评论。代表团回国后,随即在中医研究院对金凤汉的实验进行验证。由胡旭初研究员设计的重复实验,首先否定了“凤汉管”的存在。对“凤汉小体”的验证则花了两个月时间,中国科学家们把兔子全身的皮肤都制成切片,在显微镜下一片接一片仔细观察,但看到的只有皮肤毛囊,根本找不到金凤汉所说的到处都存在的“凤汉小体”。

中国科学家以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拨开重重迷雾,揭穿了一场科学骗局。而其他国家的科学家也不是容易被忽悠的,许多实验室进行了验证,也始终无法重复金凤汉的结果。

特别是日本的藤原知研究组和奥地利的组织学权威凯尔勒所做的追溯性实验,否定了金凤汉的结论。各国学者纷纷提出质疑,就连金的同事也起来揭露。金凤汉无法自圆其说,不得不承认弄虚作假。

1966年,年仅50岁的金凤汉死于非命。一种说法是他无法承受国内外的巨大压力而跳楼自杀;另一种说法是朝鲜当局颜面尽失恼羞成怒,用乱枪扫死了他。一场科学骗局就此收场,金凤汉身败名裂,为自己的学术不端付出了惨痛代价。

金凤汉骗局败露的消息传到辽宁中医学院,熊院长感叹地说:“幸亏有宋老师把关,否则报到北京卫生部去,这笑话就闹大了。”

文化大革命中,熊院长被批斗,但找“凤汉小体”的事无人提起。文革后,离休了的熊院长对宋继美说:“要不是宋老师坚持,我在文革中还要多受不少罪。”

然而访问朝鲜的中国科学家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做了大量实验,揭穿金凤汉的骗局,却迫于压力不能把实验结果公诸于众。当其他科学家询问时,他们只能保持沉默。这是因为媒体当初高调肯定过金凤汉,后来知道他是科学骗子,却因覆水难收只能装聋作哑,连带中国科学家们也被迫保持沉默。

中国科学家本来可在1964年就将金凤汉的骗局公诸于世,却被压下不予发表。这再一次说明,自然科学中的真伪,只能依靠科学界自己判别,切忌由长官意志裁定或由新闻媒体吹捧。

科学骗局必须由科学评论和科学实验来揭穿,绝不能为了政治需要不准揭穿骗局。金凤汉骗局已过去半个世纪,其教训仍然值得深思。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