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 > 对一个孩子来说母亲的哭泣最沉重 内容

对一个孩子来说母亲的哭泣最沉重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2-22 00:50 | 作者:梦的伊始123 | 阅读次数:268

这是发生在我童年的一件事,那年我刚满七岁,在一个周末,我和父母、弟弟去看望在县城姑姑家的祖父母。在那个落后而封闭的年代,对于生活在农村的孩子而言,能够进城一趟,可算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了。可是我有点闷闷不乐,因为我从小和外祖父母一起生活,对祖父母比较生疏。


父母准备了自家产的农产品作礼物,用蛇皮袋装着,用肩扛着,显得有些士气和寒酸。为了显得体面一点,母亲穿了一双别人送的,半旧的赭红色高跟鞋。这对于常年累月在田地里劳作,只穿布鞋的母亲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从我家到县城得步行一小时的土路到镇上去赶车。半路上,母亲渐渐的落在我们三人的后面,我问母亲怎么回事,母亲说鞋子有点不合脚,我没在意。
对一个孩子来说母亲的哭泣最沉重
到县城时已接近晌午,我还是被县城的繁华给震惊了,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好多事物是生平第一次见,觉得什么都新鲜,东瞧瞧,西望望,恨不得多生出几双眼睛来,早上的不快一扫而光。

姑姑在车站附近经营一家餐馆,父亲说先到那儿给姑姑打声招呼。见到了姑姑,她正在包饺子,看到我们她手上的活并没有停下来,只是对父亲说了一句:爸妈在家里,去家里的路你自己知道,自己去看吧,我这会子有点忙。正在这时,我伯父也来了,他是县城一家单位的领导。伯父说他在附近执行公务,顺便过来看看。姑姑立即停下手中的活,笑容满面,三步并做两步的迎了上去,给他倒茶,给他让座又问伯父想吃什么,她立即给做。伯父说,吃过了不用做。然后和姑姑攀谈起来。

在姑姑家里见到了久违的祖父母,祖父母对我和弟弟很亲热,可是因为生疏的缘故,我始终无法亲近起来。趁着他们聊天当儿,我偷偷的跑去了餐馆,因为外面那个车水马龙的世界诱惑力太大了。鬼使神差我竟然找到了餐馆,没有走丢,就在我迈脚准备进去的一刹那,听见了姑姑尖锐的声音,她愤愤地说道:“我真是受够这一家了,乡巴佬,穷鬼,真让人厌恶。”

听到了这些话,瞬间我懵了,然后疯也似的跑了回去,远远的看见母亲站在门口,左张右望。母亲看到我,满脸恐慌,跑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焦急的问我去那里了,她的手因为紧张而不停地抖,我没有回答,只是问什么时候回去,母亲说,还得些时候。只是那天拉着我的手再也没有松开过。

好不容易熬到回家的时候,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一辆回家的车,等到我们下车时,已是月色朦胧,这时父亲和司机又吵了起来,而且争吵声越来越大,不可开交。原来,是因为我和弟弟两个小孩的缘故,司机要收三个人的车费钱,而父亲坚持给两个人的钱。看到这里,我走过去,对司机说,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他,司机说一块钱。我掏出兜里一块钱的四个硬币,司机从我的手中一把抓起,攥在自己的手里。那一块钱是我积攒了许久,准备买小手枪的。父亲瞪了我一眼,转过身,拉着弟弟的手朝前走去,我和母亲走在后面。

我明显的觉察到,鞋子的不适给母亲带来了极大的痛苦,不停地问她疼不疼,要她休息一会再走。父亲牵着弟弟的手走在前面,没有理会我和母亲之间发生的事,没有减缓行走的速度,就像任何事没有发生过。母亲忍着痛,坚持着行走,有好几次,我甚至听到了她轻声的啜泣声。

好不容易到家,母亲脱下那双鞋,只见脚腕处硬生生被磨掉了一块皮,一片血肉模糊,我吓了一跳,母亲的眼泪瞬间喷涌而出,我不知所措,只是问她痛不痛,母亲没有回答,让我去睡觉。这整个过程,父亲依然无动于衷。

半夜,我从梦中醒来,在昏暗的灯光中,看见母亲一个人坐着,呆呆的。

那天经历的一切,已过去多年,可是我依然无法释怀,母亲那喷涌而出的眼泪,父亲那争吵的场面……历历在目。或许是因为稚嫩的我还无法面对这社会残酷的一面,而这一切来却突然来临了;或许是那一天经历了太多,我幼小的心灵还无法承载太多;或许是母亲的眼泪吧,因为对一个孩子来说母亲的哭泣才是最沉重的!只是从那一天开始,我的童年便结束了。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