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风吹着自己(组诗) 内容

风吹着自己(组诗)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9-02-15 12:49 | 作者:诗林2019年1期/隋英军 | 阅读次数:255

微小如尘
一片叶子飘落下来

是深秋了,没有人听到折断的声音

一生都在拔节,变色

它终于耗尽了所有的钙

点缀过的夏天,吹拂过的轻风

此刻,已成陌路之人

一粒灰尘飞了起来

有人看见它的羽毛华丽

有人看见太阳点一缕金光在它的额头

所有的飞翔都是不停地用刀斧砍向自己

砍掉一些,再砍掉一些

只有流过太多的血

才不曾惧怕前路的荆棘丛丛

灰尘啊,你飞吧

我相信,你的前世

是划过夜空的流星

一只小小的蚂蚁

多像一位旗手

一生要去很多陌生的地方

一生有吐不尽的泥沙

挖不完的洞

一生那么短,蚂蚁不想等待

触须多么完美,犹如金色的盔甲

触碰一下,再触碰一下

这个星球上最微小的雷霆

你听到了吗

从童年到现在

我经常俯视一只只蚂蚁

而它们仿佛对我嗤之以鼻

一直在埋首行走

那么高贵

骨头一点儿也不软

风吹着自己
飘雪的黄昏,是旧的

那些我最不愿意想起的往事

也是旧的

多少个夜晚,仿佛风拿起

白天的一串串黑影子,戴在头上

它的内心是空洞的

没有经久不熄的光让它

抽来抽去

在我小时候,乡下,山野中

风的吹动,像鬼在行走

很吓人

美丽的东西都是一闪而逝

风缀满多少个花冠,都无法掩饰

它微弱的抽泣

这个挂着口哨的女巫

在早晨遁形,喜欢在夜晚吹响

吹一声,证明自己大如雷霆和暴雨

吹落漫山的花朵和青草

让人预感有些坏消息要来

直到把自己吹得无影无踪

连一片枯叶都没剩下

风死了,风活了

风活了,再一丝丝地剥开自己

强大和脆弱都不代表风

寂静和无形也都不是风

风弄出些声响来

只是证明自己

在行走

初见:夏
一开始,不会出现美好的东西

伤痛和泪水需要一点点盈满

叶子也需要慢慢地绿

当它足够覆盖天空时

鸟开始雀跃

只有破碎需要一个瞬间

只有我,一个夏天里

在默默地等候一片叶子

落下来

我羞于呈现我的内心

中年的男人,像雨水中丑陋的猫

那太多的被挥霍的时间走失多年

只剩下碎裂的钟声

它接近于圆满又枯萎了

只有冷冷的风吹过

不能忘记

一个人走在夏夜

他想起许多灯火辉煌的良宵

一片叶子落下来

那是被风吹落的

他一点儿也没有慌张

静 物
仿古的花瓶,半盒感冒药

茶叶,笔记本和我自己的相片

每天都在观察我,在书房里

我整日写着毫无新意的诗句

十楼的男童又是跑下楼梯的

他散乱的美,让我

心中烦躁

花瓶上是否有纤手拂过,浅睡如风

偶感风寒,这是微小的事物

此药叫莲花清瘟胶囊

如此邪恶,让我深陷词语的恐慌

茶水可否除去我体内之瘟

开关按动,光亮逼走了月光

陈年滥调夹在笔记本中

它是漏风的牙床

掉落的隐私上贴着标签

最无聊的是,我每天看着自己的相片

好在我忍住了

没有笑出来

好吧,我们独处一室

各自散發细小的光芒

时钟每滴答一声

这里却如此空旷

像大海

时钟再滴答一声

这里却如此安宁

像月光

雪 落
雪落时,匠人还在打铁

他的铁灯笼还差一个灯芯

砍柴的人还在深山

落雪无痕,他的斧头

正在抽枝发芽

古庙里的木柴烧成了灰烬

诵经声还未停止

一些雪落在殿脊上

一些雪又被大风吹上了天空

没有比一片雪花更小的风暴

没有比一片雪花更残酷的击打

它在绝望中甩出一粒粒暗器

甩出自己的身体

在体内藏匿雪花的人

是一个流亡的人

是一个被雪水泡软的人

雪落时,我刚要离开,但为时已晚

只能等待那无边的荒凉

雪野上行走的人

都是煮雪为酒的人

都是失而复得的人

都像武士

穿着铁鞋

踩在刀锋上

两只鸟
我只看见两只鸟

为什么是两只鸟,其余的鸟呢

在冬天里,只有

两只鸟在一起不会虚度时光

它们对视一眼

一只去找巢穴

一只去找谷粒

在巢穴中堆满谷粒

然后,依偎在一起

取暖

这是最幸福的事情

大雪停息了,寒风变得刺骨

一只鸟飞了出去

它举着翅膀

仿佛多大的阴影都能被击碎

仿佛它的翅膀可以覆盖大地

寒风停息了,星光变得闪亮

一只鸟飞了回来

它叼着枯叶

仿佛多少霜粒都能被收留

仿佛它的枯叶可以点燃大风

冬天里的两只鸟

飞来飞去

我送它们一粒炭火

祝福它们

重新爱过

学舌者
笨拙的舌头一次次被肢解

空洞的言语大门紧闭

那只鹦鹉不去敲门

而是一头撞过去

反复燃烧的火焰终于熄灭

只有白天和夜晚在交替值更

而鹦鹉死了

再闪亮的辞句

都变得空空荡荡

学舌者回到了梦中

要么哑巴,要么

穿过筛网一样的身体

四处喊叫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