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中短篇小说 > 别墅 内容

别墅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0-27 00:23 | 作者:当代小说2018年3期/徐东 | 阅读次数:457

大小儿子各一栋。楼是带尖顶和拱廊的欧式别墅,比村里别人家的房子高出了一大截。做了大老板的小儿子开着奥迪,带着未婚妻和为他打工的大哥大嫂回家风光了两天就又匆匆赶回北京了。儿子回家时村子里有不少人来家里吃着糖果,抽着香烟,有说有笑的,夸高翠莲命好。高翠莲心里也颇自豪,露着两颗大大的黄门牙笑着跟人说,你们猜一共花了多少钱?哎呀,你们猜不到吧,好家伙,一下子花了二百多万呢!您看看这墙,上面贴的可是外国进口的高档瓷砖哩,光滑得蝇子都站不住脚哩!您再看看,这地板上铺的是什么,这可都是上好的红木哩,在咱农村有谁家的地板是用木头铺的?别人看着她得意的神情,也听得懂她的意思,都点头应承着,口里赞美着,心里头却觉得她一个守寡多年的女人是想把所有人家都比下去,真是太过分了。

儿子们走后家里又空了,那种空和以前又不大一样。以前空不过是空三间,现在空却是两排三层半高的小洋楼里好多房间在空着。高翠莲带着个孙子在家里会有些空得心慌,她希望村子里不断地有人来她家参观,不断有人夸赞她,可儿子们走后很少有人再愿意来玩了。另外她走出去时发现别人看她的眼光和以前也不大一样了,有的人远远看见她还绕着走了,像是怕她这个有钱人的娘似的。个别几个心性直的见了她说话时还夹枪带棒,当真不当假的说些让她心里不痛快的话了。哎呀,这楼建得再好也是你儿子的,您顶多也就是个看大门的!你的小儿子当了大老板了,还谈了个女大学生当朋友,为啥不把你接到北京去享福?更让她生气的是,别人家的孩子也不愿意和阳阳一起玩了。她捉住一个小孩子问是什么原因,那孩子说是他的爷爷奶奶不让跟阳阳玩了。

七岁的阳阳是个虎头虎脸的男孩,小小的鼻子,大大的眼睛。他一个人上学,一个人下学,下了学就躲在家里不愿意出门。高翠莲用小儿子送她的手机给大儿子打电话说了情况。大儿子说,您就不能让我在外头省心吗,你不知道我在外面干的活有多累,老是给我说这些没有用的话,您就不能处理好那些关系吗?给大儿子说不通,她就又向小儿子诉苦,末了又添油加醋地说,村子里的人都叫他是剥削人的资本家了。小儿子在电话里笑了一通说,他们说得好,我就是资本家了,谁爱说说去。你告诉他们,以后谁说我是资本家,是剥削阶级,就不要让他们家的亲戚朋友跟着我干了,让他们去另找工作去。现在经济形势不好,有大把的农民工找不到工作哩,我正发愁该怎么清掉多余的人哩。高翠莲挂了电话又得意起来了,她亲自跑去一些人家,把小儿子的话添枝加叶地说给那些跟着她小儿子打工的人家听,那些人家听了果然又格外尊着敬着她几分了。

只是原来肯和阳阳在一起玩的孩子们还是不愿意和他一起玩。别人不愿意和上小学一年级的阳阳玩,阳阳就一个人玩。他和狗玩,和猫玩,和猪玩,和一片树叶,一根草棒,一面墙玩。他在墙上用粉笔画画写字,他画爸爸妈妈的样子,写下他们的名字。有时他也会爬到三楼的阳台上去看早上的太阳升起来,或是到楼的另一边看黄昏的太阳落下去。他小小的心里盼着爸爸妈妈能回来,因为村子里的小孩子都不愿意跟他玩,因为家里很大很空。尤其是晚上的时候,奶奶老是唉声叹气睡不着,也闹得让他睡不踏实。他从小就跟着奶奶在一起,偶尔和父母通电话时,也从来没有表示过会想爸爸和妈妈。他不愿意和爸爸妈妈说软话,更不愿意哭着求他们回来。爸爸妈妈问他要什么时,他也总是冷冷地说,啥都不想要。阳阳的话让爸爸妈妈有些难过,他们觉得对不起阳阳,可想到要过上好日子,他们不出去打工还有什么办法?他们的弟弟搞得再好,再有钱,那也是他的。
别墅
村子里别的孩子,也有不少是在心里怨着外出打工的爸爸妈妈。有次阳阳还听到一个大他四岁的,一位叫李乐乐的孩子说,他希望爸爸妈妈被车撞死。他的爸爸妈妈也在城里打工,可他们离了婚,又各自组建了家庭,把他推给爷爷奶奶,过年也不回家了,就像是把他给忘了。阳阳把李乐乐的话说给奶奶听,高翠莲听了心里有些吃惊,觉得孩子们那小小的脑袋里想的事情太可怕了。阳阳想和小伙伴们一起画同一面墙的时候,是会被人骂,被别人推开的。阳阳的胆子小,不敢和人打架。高翠莲看在眼里,就骂他没出息,鼓励他向欺负他的孩子还手,可他还是不敢。高翠莲有时就会亲自披挂上阵,带着阳阳去找那些孩子,弯腰装着从地上拾砖头,嘴里骂着他们的爷爷奶奶,把那些孩子给赶走骂跑。个别乖一些的孩子,高翠莲也会用些糖果收买一下,夸赞他们一番,劝他们跟阳阳玩。可是那些孩子也是被人欺负的老实孩子,如果敢跟阳阳一起玩的话,别的孩子就不和他们玩。后来高翠莲觉得不该和孩子们生气,就买了一大袋大白兔要给所有的孩子发。可是孩子们识破了她的计谋,都不接受她的糖果。

不过,高翠莲很快又发现竟然有人愿意和阳阳一起玩了。只是她不知道,为了取得别人的好感,阳阳也开始对别人说爸爸妈妈的坏话,说不想他们,再也不想见着他们了。果然有几个孩子愿意重新和他在一起玩了,还和他一起在墙上画画。他们一起在墙上画了许多代表太阳的圆圈,圆圈朝四周伸出直线。在太阳的下面还写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太阳升起來了,太阳落下来了。那句话是阳阳最先说出来的,他一个人站到楼顶上看太阳升起来,然后又看太阳落下来,觉得大大的,亮亮的,暖暖的太阳也是个人,和他一样孤单。阳阳和别的孩子把村子里的一些水泥墙用粉笔都歪歪扭扭地写上了字,画上了画。阳阳家新建起来的别墅楼的外墙上也被人给写了画了。

有段时间,一大早竟然有别的小孩敲阳阳家的门了,阳阳每次都急急忙忙地穿着衣服出门,和等在外面的小朋友一起往村子东面去。高翠莲感到十分好奇,悄悄地跟在他们的后面,要看看他们干什么。一共八个孩子,走到一个高高的土坡上,站成了一排,等着就要升起来的太阳。高翠莲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看到红的太阳露出了头时,孩子们脱掉了裤子朝着太阳撒尿,比赛谁尿得高,像是要一起把那火红的太阳给浇灭了。都尿完了,八个男孩子嘻嘻哈哈地说笑着,风一样跑着下了高坡。高翠莲见他们下来了,装着弯下腰去捡柴。孩子们经过她的时候,那位叫李乐乐的孩子朝她大喊了一声,大嘴!大嘴是高翠莲的外号,以前过着穷苦日子时,村子里很多人都那样叫她,这些年随着两个儿子越来越有出息,她很少再听到别人当面那么叫她了。她确实没想到孩子竟然敢当着她的面那样喊她的外号。更没有想到的是,别的孩子也跟着一个个地喊了,轮到阳阳的时候,阳阳竟然也小声地喊了,然后飞快地冲进在另一边等着他的孩子中间。

时间并不长,大约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八个孩子都叫了高翠莲的外号,然后小动物似的一个个从她身边扑腾扑腾地跑了。高翠莲最初感到有些好笑,接着又有些生气,后来甚至是吃惊和愤怒了。她也没有多想,从路边柴堆上抽出一根手腕粗细的木棍子追了上去。本来孩子跑了就让他们跑了,可她真是生气了,因为就连她当成心肝肉的孙子阳阳也那么叫她了,她要教训教训那个叫李乐乐的坏孩子,往他身上抡一棍子,让他长长记性。高翠莲连声叫骂着,举着手里的棍子追。孩子们跑散了,带头的李乐乐见队列散了,就勇敢地停了下来,等着高翠莲过来。他以为像以前那样,她也不过是吓唬吓唬他们,并不敢真的下手。可是高翠莲像一阵旋风刮了过来,抡起棍子就打。李乐乐紧张得一弯腰,棍子刚好落在他的额角上。额角被飞过的棍尖划了条大口子,鲜血很快就滴滴答答地从脸上滑落到地面上。李乐乐看到流出的血吓坏了,别的孩子也吓坏了。

村子里原来有个医生的,几年前也跑到大城市里去开私人诊所了,要去看医生得到别的村子。李乐乐被不断流出来的鲜血吓得哇哇大哭,高翠莲飞一样地跑回家里,骑上电动三轮车,把李乐乐抱上车就火急火燎地骑去另一个村子。到了那个村,医生止了血,做了简单包扎,说开的口子太大,得送到镇医院去缝针。高翠莲又开车把李乐乐送进了镇医院。李乐乐的头上缝了九针,他的爷爷奶奶听在家的孩子们说了经过,都赶到了镇医院里去看。当奶奶的心疼孙子,冲过去要和高翠莲拼命,被一边的李乐乐的爷爷给挡住了。李乐乐的爷爷说,他们家不是有钱吗,咱们让她赔钱!

高翠莲回到村子里,阳阳正和几个小孩子在墙上写字。高翠蓮不认识字,也没心情看,就把阳阳叫回了家。稳了稳神,然后给大儿子打了电话。高翠莲带着哭腔说,哎呀,我可是闯了大祸了。大儿子忙问,怎么回事啊?您慢慢说!高翠莲断断续续地说了前因后果。大儿子生气地说,我说您啊,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跟孩子们一般见识?这可怎么办呢?我们手头上也没有钱,好几个月没领到工钱了。高翠莲又给小儿子打电话,可小儿子的手机关机了。那时她还不知道小儿子也闯了大祸,他负责建的一栋大楼因为偷工减料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别人正准备去法院起诉他。一栋在北京的大楼,赔的话可不是个小数目,他们就是卖掉所有能卖的东西也赔不起,弄不好还得进监狱。

黄昏时分,高翠莲又给大儿子打电话说,数目定了,二十万,一分都不能少,他们说不交钱的话就在阳阳的头上也打一个窟窿。你说说,我又不是故意的,是那孩子躲的时候刚刚打在了头上,都是乡里乡亲的,他们这不是讹人吗?大儿子说,是又怎么样,咱理亏,就先认下吧,等我回去再和他们慢慢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少赔点。高翠莲说,你联系上你弟了吗?他本事大,看看能不能让人说说,少赔点。大儿子说,我明天就回家,回家再说吧。

问题是,大儿子下午回到家里时,事情又发生了变故。李乐乐的爸爸妈妈得到儿子受伤的消息后立马就坐高铁赶回了家里,带着李乐乐去找高翠莲要钱,他们要到钱还急着要回城里去。高翠莲对李乐乐的爸爸妈妈印象不好,觉得他们遗弃了孩子,是为了钱才回家的,便对他们没有好脸色,声称就是赔钱也赔给乐乐的爷爷奶奶,不会拿给他们一分钱。说着说着,双方就吵了起来。阳阳看着李乐乐一家都围着奶奶,就哭喊着冲上去扑到李乐乐爸爸身上,用手拉他,用脚踢他,让他放开奶奶。李乐乐的爸爸是个五大三粗的人,当他拎起阳阳把他丢到墙上时,那贴着光滑瓷砖的墙壁如同有了吸力,阳阳在上面好一会子才脱离开来,倒在了地上了。

阳阳没能救回来,高翠莲也疯了。大儿子回到家里时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难以收拾的地步,看着那栋漂亮的、然而与整个村落有些格格不入的别墅时,他突然觉得碍眼了,心里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恨,恨得他想要一头撞上去。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