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中短篇小说 > 请让我画一幅云朵给你 内容

请让我画一幅云朵给你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0-31 22:08 | 作者:故事林2018年18期 | 阅读次数:243

一、古来才子多落魄

这年,云朵大学毕业,在这个混合着热闹和欲望的干燥城市里租了一間房子。这个房子是上世纪80年代的民房,4层1室,有热水,有燃气,对于云朵这个刚毕业的人来说,已经觉得满足。

散伙饭吃到气氛十足的时候,男友林奇端着酒杯坐到云朵旁边,身后跟着小师妹,杏眼圆睁,紧张地望着二人。

林奇说:“我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云朵黯然:“对不起,我喜欢这座城市。”

林奇苦笑:“我还是败给了你的虚荣,如果以后有什么难处,记得找我。”

云朵答应,但是心里想,是我先败给了你的小师妹才对吧。

这天晚上,云朵加班到10点,老房子楼道里的灯又坏了,摸索手机照亮的时候,通往地下室的铁门居然开了,然后一个黢黑的影子冒了出来,吓得云朵尖声惊叫。

“嗨,可以陪我聊会吗?我说你听,或者随便。”
请让我画一幅云朵给你
李郁,一个画家,楼下邻居,落魄的才子。这城市随处可见。

他们去了24小时便利商店,云朵买了速食面和牛奶鸡蛋,李郁随手拿了瓶酒,云朵付了账。

月光下,李郁问:“你愿不愿意做我的模特?”

“不愿意。”

分别的时候,云朵把食物都递给李郁。他也不谢,只是说:“你的善良,让你有独特的美。”

那眼神不知是否修炼过,初看像种了蛊,再看又似婴孩。

美能当饭吃,善良能吗?

二、我不是有意要等你

小区门口贴了通知,最近偷盗事件频发,提醒居民注意安全。

一个单身女孩,总是有诸多不便。云朵上班中途请假回来,在3楼的时候就看见有人拿钥匙捅她的门,也不敢声张,又慌忙退下楼梯,守在楼道口,竟比小偷还紧张。

正巧李郁经过,赶上去扭住小偷的脖子,那人只说自己走错楼层了。小区里没监控,也没人指认,只好不了了之。

云朵仍是惴惴,要被盯上了怎么办?会被报复吗?她望着李郁。

李郁不上班,答应白天时不时地上楼来帮云朵看看门。

云朵想,我要抓紧时间找个男朋友。

有天云朵应酬的时候喝多了酒,客户开车送她回来,看她住在这么一个地方,说可以帮她找环境好一些的房子。云朵傻乎乎的,问:“你怎么无缘无故对我这么好?”客户说:“其实找房子不如找个男人,都有了,多好。”

云朵假装听不懂,踉踉跄跄地下车,客户还准备搀扶着上楼,云朵一眼看见李郁站在空地上朝这边看。她脚步飞快地朝李郁奔去,站定了转身朝客户90度鞠躬,大声喊:“谢谢,古德拜。”

李郁说:“你不回来,我总得上去看住你的屋子,我也不是有意要等你。”

第二天云朵休息,邀请李郁上楼吃火锅。两人为到底吃不吃辣争论很久,最后云朵妥协,下楼去买鸳鸯锅。

后来李郁就总是上来吃饭了,空手而来,甩手离开。云朵笑笑,画家嘛,不惯俗务。

三、我没有那个心胸

日子有点小温暖。唯一的遗憾是,欲望不满。

要出人头地,要大房子,要父母有生之年能享福,要有一天,不用再看任何人的鼻子眼睛过日子。

如果老天眷顾,赐一个良人就完满了。

李郁是良人吗?当然不是。

云朵洗澡时,燃气用完了,总提醒自己去交费,总是忙得忘记。寒冬,水冰凉地从她身体上划过,刀一般锋利。云朵仿佛耗尽最后一丝力气,边瑟瑟发抖边失声痛哭。

她发了高烧,李郁来照顾她。在她病中的世界里,这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男人,就是全部。

云朵哆嗦着喊冷,李郁加了一层层的被子,然后拥着被子抱住她。她开始说胡话:“为什么我遇见的不是10年后的你,你再好,可是我等不起。”

“你有什么呢,才华?才华是石油,你倒是冒出来让我看看啊。你,什么都不是。”

李郁重重地叹气:“如果没有遇见你,10年后的我和现在的我是一个样子,我也不会觉得不好。”

云朵忽然仰脸去吻他,嘴唇灼热而颤抖,李郁奇异的世界观被打破了,信仰倾塌。

在云朵病中的一周里,李郁学会了煮饭,喂猫,看新闻,分析股市大盘,戒掉了坏习惯,如乱丢烟蒂,还有说脏话。

他们经常在落满阳光的窗台边相拥,安宁祥和。

李郁把画架搬上来,为云朵画了一张画,然后从窗户扔下去,云朵光着脚捡回来。

完美的7天,足够了。

第8天的早上,云朵醒来的时候,李郁不见了。

四、这终究不是想要的爱

李郁的画被裱起来挂在妆台的旁边,线条简洁,构图抽象。李郁说那是云朵,但云朵从未看明白过。

云朵换了工作,搬家到了另一个区。在上班的地铁上看见一个酷似李郁的男人,男人穿着被人群挤皱了的西服,左手拎着豆浆和煎饼果子,右手提着公文包。

云朵一瞬间很失望,以前的李郁呆在自己的世界里悠然自得,如果她把他强拉进现实的社会生活里,是救了他,还是害了他?

男人看云朵一眼,又看一眼,发现她薄有姿色,走过来,问她:“嗨,你为什么盯着我?”

云朵说:“不好意思,我眼睛有病。”

云朵又等了几年,李郁也没来找过她。

这些年来,她升职,跳槽,自己借债做代理商,她一直憋着口气,把自己逼得一刻也停不下来。

她已在城市昂贵的地段买了房子,给父母用最好的保健品,两个弟弟也可以在大学校园里穿名牌,请女友吃饭,不复自己当初那瑟缩的模样。

云朵准备嫁了,父母催得厉害,前男友林奇这么多年虽马不停蹄在几段感情里沉浮,但也着实总在身边。谁料一次常规体检时云朵查出来肺里有肿瘤,胃也不好,林奇从网上快递药品补品给她,听着知冷知热的,字字句句都是探问会不会传染,并不过来看她。

正巧影楼的人来送婚纱照,云朵就把自己从照片上撕下,吩咐把另一半该给谁给谁。

林奇电话随即打进来,批评她小气,说是成年人了,要相互理解。云朵骂了一通脏话,感觉酣畅淋漓,任性一次少一次,彼此当备胎很多年,乏了。

这终究不是云朵想要的爱,以后,要为自己活。

五、幸福终点站

无数次梦见与李郁重逢,有时是他终于开了个人画展,一幅画炒出天价,有时是他贫病交加,倒在路边的泥泞里。

云朵醒来会哭,你为什么折磨我?

云朵坐船去沙田,阳光真好,广场上有人给路人画简笔肖像,只一瞬,云朵就知道是他了。她很想勇敢地走上去,说声:“嗨,好久不见。”

她一整天都在跟踪他,看他不画画的间隙喂喂身边的流浪狗,看他把一个女人怀里哭个不停的孩子逗笑了,看他收拾好东西和朋友去快餐店吃饭,看他逛颜料市场。最后她跟到了酒店门口,云朵一瞧,五星级的。

他转过了身,张开双臂,笑问她:“我要回去睡觉了,你还要跟我多久呢?”

云朵赧然想走,被李郁用力一拉,他们拥抱在一起。

云朵说,“看你还是这个样子,没有暴富也没有潦倒,倒是出乎意料。”

“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努力赚钱,然后有一天突然出现把钞票摔在我脸上。或者在等着我内心足够强大,可以从这座城的某个地下室里把你找到解救出来。不论怎样,然后在一起。”

李郁说:“我都试过,离开你以后,我回家低头认错,学习接手父亲的生意,开跑车,永远交20岁的女朋友,可真的是不喜欢。我还是喜欢隐藏在城市破旧的角落,安静画画就好。”

云朵问:“你不怪我?”

李郁反问:“如果我们那时就在一起,会幸福吗?”

云朵想了想:“会有一无所有的不甘,或者尘埃落定的欣喜,但都不纯粹。太年轻时,总是不懂。”

现在呢?

重逢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飘着的云朵终于落了地,终究能找到幸福。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