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婚姻 > 审美视角的转变,是女性社会角色的苏醒 内容

审美视角的转变,是女性社会角色的苏醒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1-01 23:55 | 作者:女性天地2018年8期/覃倩倩 | 阅读次数:167

 女性在经济上取得独立,女性文化发展蓬勃,女性消费走出家庭,成为现代消费的中心,女性追求自我完美、追求时尚潮流的渴望无可厚非。而精明的电视制作公司、娱乐公司、广告商和大众媒体们,意识到女性消费群体力量的庞大,抓住这个商机,利用女性希望借助经济力量改变她们在几千年来的男权主导社会中的附属地位的心理,也是顺势而为。但是将女性社会角色的脱胎换骨简单化为“颜值即正义”,打造出以白、瘦、锥子脸为美的审美标准,似乎只要做到变瘦、变美、会穿衣,女性就能“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变身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赢得霸道总裁,从此过上令人艳羡的幸福生活—这又回到了原点。

可当王菊被人翻出旧照,也依稀可见脸尖肤白大长腿的样子。当导演组问她是否还想回到以前的样子时,她直言“不想回去。”因为当时的她不知道美的标准是什么,只能去迎合。而现在,做自己才是她的信条。在旁听生7进3最后给自己拉票时,她大胆地说:“有人说像我这样的不适合做女团,可是做女团的标准是什么?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利。所以我希望你们选择的七分之三,有我。”
审美视角的转变,是女性社会角色的苏醒
王菊讓人认识到的是:美的方式千千万万种。

粉丝们给她投票,是对盲从的网红脸一种逆反。

美的定义从来就不是狭隘的,每个人接纳自己的不完美并且不再为此焦虑的时候,才是最美的时候。

学者吴畅畅在接受新浪娱乐的采访时表示,王菊走红的现象具有很强烈的社会学意义,她代表一种社会情绪,唤起了强烈认同感,在现在所谓的阶级固化,大量的社会情绪趋向淡漠的情况之下,王菊已经突破了大家对她外表的批评,大家对她的追捧也不仅仅限于审丑的问题上,而是突破了过去所谓的选秀节目当中的审美趣味。建立在实力基础上的反女团工业化标准的外表,迎合了年轻人的“反主流”集体无意识。”

过去是“女为悦己者容”,女性为让自己快乐或欣赏自己的人而美,所谓的楚王爱细腰,宫中多饿死;后来是“女为己悦者容”,女性为自己喜欢的人而美,这本质上还是男性视角下的审美。

郑爽曾经因为地狱式减肥而暴瘦得脱了相,一向可爱的杨紫竟然因为 “脸圆”被认为不能饰演某些角色。让人不得的感叹被男性视角审美裹挟的残酷。凭着《美人心计》里的卫子夫和《夏家三千金》里的杨真真惊艳了无数观众的张檬,为了向主流的审美观靠拢而去整容,结果却备受质疑,不得不感叹:“这年头吧,你不整说你丑!你整了说你残!整与不整就在那里,整不整呢,看心情吧!”

但越来越多的女性认识到“平等”这个词的意义,女性的自我意识觉醒,开始注重自己性别的属性,“女为己悦容”,不为谁而美,只为自己而美。

郑欣宜也曾经因为减肥而感受到了隐藏在主流审美观背后对女性的不友好。她在复胖宣言说:

“我的Main point(要点)不是讲减不减肥的这件事,是讲做自己这件事,每个人最难做到的事就是要去包容自己的缺陷,从缺陷之中找到美。以前的我也瘦过,但是我看回自己,却觉得自己很丑,因为我不开心!我觉得瘦不代表靓,不代表开心,也不代表健康。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要身心健康,拥有身体上的健康和心理上的健康,才可以散发最靓的靓出来。亚洲人眼中什么叫做美? 是被框死了的,我不想再很盲目地去追求这个社会所认为的靓的东西,而去忘记了我是谁。从现在开始重组自己,开展健康的生活!”

大小S也曾为了追求瘦、追求美而不断折腾自己,最终小S实在受不了,发文怒斥一味看重瘦的畸形审美:“到底要多瘦!我受不了了,每个女人都在炫耀自己的身材,我也是,但到底要多瘦!人的一生只为了追求瘦跟美,我退出!比基尼照片,疯狂运动的照片,到美景拍一些别人不想看的照片!我受够了,我要做我自己,不发狂,但我要照着自己的脚步走,谁问我:胖了喔!我会说:干你屁事!去看看你的身材吧!还有不要再美图!面对你自己吧!” 大S也积极地声援了妹妹。

女性的美和人生一样,由自己定义
女性不是没有追求美的权利,让自己变得更美、变得更好、变得更自信一直是人类发展进步的阶梯。但是女性不能成为审美观的奴隶,更是不能成为他人的审美观的奴隶。女作家张抗抗说过:“现代审美标准正在发生变化,在我看来,变化着是美的。一个相对开放的社会,女性获得了较大的活动空间,有了审美选择的自由,女性首先要扬弃的就是,以以前的社会审美规范强加于女性的标准。”

女性的美和人生一样,如今要由自己定义。

欧莱雅曾经做过中国城市女性价值观调查报告,被调查的女性们认为,最能体现女性美的前5项特质是自信、自尊、自立、爱心、优雅。

有位来自香港的“最美搬运工”阿珠在网络上迅速走红。她拥有天使的面容和魔鬼的身材,同时八年如一日,做着粗重的体力活,搬运着百来斤的货物,堂堂正正地生活着,还说:“有汗出有粮出,就没有什么问题。”“我不可以倒下,因为我倒下就没有人撑我”。

她身上的自信、独立、自我、拼实力,都是女性美的闪光点。她和王菊的走红,象征着不同于主流认可的“女性美”正在更多地进入公众视野。

跳水名将吴敏霞膝盖下方有一块伤疤,受伤处曾经一度影响到训练,后来愈合成伤疤之后她也自卑过,担心是不是以后就不能穿好看的裙子,丈夫会不会嫌弃?后来在丈夫的开导下,她想明白了,这个印记是她努力坚持、努力运动的象征,她应该引以为傲而不是自怨自艾。那种认为皮肤白净无瑕就是美的观点,是女性给自己的枷锁,理应推翻。没有人是完美的,这个伤疤是拼搏人生的奖章,悦纳自己之后自信的女性才更美丽。

自己定义“美”,对于一个女性而言需要勇气、信心和充实的内在。

向罗切斯特大声说出“你以为我穷,不好看,就没有感情吗?我也会的,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一定要使你难以离开我,就像现在我难以离开你!”的简爱是美的,她才不顾什么“长的丑就没有青春”这种话,勇于扭断命运的枷锁,赢得自己的幸福。

写出“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第二性》)的波伏娃是美的,她激发了女性的觉醒,探寻女性独立的可能的出路。

写出 “一个女人如果打算写小说的话,那她一定要有钱,还要有意见自己的房间。” (《一个自己的房间》)的伍尔夫是美的,她大胆而直率地提出心灵的自由依赖于物质的保障,女性的觉醒与解放依赖于提升自己的经济地位,和拥有独立的空间。

在小说《世上另一个我》中,妹妹林赛有个美艳动人的姐姐亚力克斯,姐姐因为美貌一路通关,妹妹只能寻找差异化的生存道路。姐姐美丽,妹妹就努力表现得聪明。生活在她二十九岁那年反转,妹妹回到故乡,因为工作原因开始化妆和尝试打扮自己,姐姐则因为得病容貌发生了变化,姐妹俩的生命彻底翻转。这时候,妹妹才发现,自己多年的困惑和不忿都是错误的,自己只是挣扎着生活在对别人的羡慕和对自己的不满意里。因为无法成为姐姐那样,她一边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上,一边抱怨命运不公,这是她的失败,却何尝不是我们这个世界里大部分人的失败?小说中,林赛在亲情的扶助下,开始诚实面对自己的人生,开始觉醒和自我解放。

王菊之所以如此有底气,固然是她因为有着中学校训“独立、能干、关爱、优雅”的加持,把不服输、不盲从镌刻到灵魂里,更因为她有着与众不同的辨识度,同欧美风一般大气性感,不能加入女团,她可以单独出道。

那些普普通通的女孩呢?面对着现实生活中对女性并不友好的生存环境,如何能够不被社会舆论裹挟,自己定义自己的美,定义自己的人生?社会应该做出更多积极的行动,降低女性自由与独立的外部压力—推进家庭两性分工的平等,推进男女同工同酬,降低女性生存成本,给予女性更多的职场空间,更多元的审美价值观……如此,每个女性才能有足够的底气,去选择自己真实的道路。

当人们对于女性的美有着更多的包容和鼓励时,更美好的时代才会到来。

这个时代一定会到来。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