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婚姻 > 爱情在窗外 内容

爱情在窗外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1-26 11:03 | 作者:红豆2018年11期/韦文馨 | 阅读次数:593

她坐在教室里,只要她稍稍侧一下头,就可以看见那条甬道。春夏时节,甬道两旁的银杏树枝繁叶茂,就像一把把绿色的伞;秋冬时节,绿色的伞就变了颜色,成了金黄色的世界。那挂在树枝上的,那落在地上的,全是黄澄澄的叶子。每每,望着那一地的黄澄澄的银杏叶,她的心会莫名地涌上些许的愁绪,可更多的是欢喜。她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着那黄澄澄的叶子发呆,喜欢跟同学们在甬道上或打闹或拍照,还喜欢看着从甬道上走来的一个身影,那个人迈着矫健的步伐行走在长长的甬道上,尽管距离她比较远,但她仿佛听见“咚——咚——咚”的脚步声。锵锵有力,直抵她的内心深处,让她心生欢喜。

是的,是欢喜。她坐在这个教室里上课,已经两年多了,从高一到高三,座位换了三次,第三次,她才得以换到现在靠窗的这个座位。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身影进入了她的眼帘,从此挥之不去。他有一米七八的个头,偏瘦,喜欢笑。哪怕是独自一个人从甬道上走出来,脸上似乎也挂着一丝丝的笑意。他大步流星,迈开的步伐很大,左手抱着课本和讲义,右手跟着迈开的步伐上下摆动。每每,望着他从甬道上走来,然后走进教室,走上讲台,从远到近,她的心会莫名地生出些许的欢喜……

这种惆怅让她有些不安。在一个周末的晚上,她约好朋友叶子去甬道上散步。她想告诉她,她恋上了她们的数学老师,这是她的初恋,她视为珍宝,小心翼翼,她犹豫了好久,都不敢直奔主题。她羞答答地对叶子说,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叶子听了,就笑了,说咱俩真是心有灵犀呀,我也有个秘密要告诉你。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叶子就对她说,她爱上了数学老师。

爱情在窗外
她愣住了。就在那一瞬间,她感觉叶子的话就像一把尖刀,在她的心尖上轻轻地划了一刀,血慢慢地从刀口浸出,一点一点地浸润她的心、她的肝、她的脾、她的肺,最后在她的五脏六腑里横沖直撞……疼,是的,心很疼。但她又不能呻吟,只能忍着疼痛听叶子继续说话。叶子说,我的秘密告诉你了,你的秘密呢?她不敢直视叶子的眼睛,她把头稍稍抬高,看住了头顶上那婆娑的银杏树,对叶子说,我才不会像你,爱上数学老师。我想好了,以后我要嫁一个会弹钢琴的音乐老师,个头像朗朗一样壮实,有一双大眼睛,有一双修长的手。

那晚,她和叶子还说了些什么话题,她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回到宿舍后,她都没洗漱,倒头就睡。她睡得很沉,连一个梦都没有,醒来已是第二天的午后。

此后,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还是情不自禁地望向窗外,望向那高高的银杏树,望向那长长的甬道,以及从甬道上走来的那个身影。但是,之前的那种欢喜已经荡然無存,而是深深的怅然。她一边努力地赶走那种怅然,一边努力地温习功课,她想,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到别处去,才找回那个坦然的自己。

好在,很快地,就高考了。高考结束后,她回家等待结果。在等待的那些日子里,叶子来找过她,说她高考考得不好,大学肯定上不了了,上不了大学就要工作了。叶子说她马上就到汽车站去当售票员了。叶子还说女人事业做得好,不如嫁得好,我只想和数学老师结婚,一辈子恩恩爱爱,白头偕老,这一生也值得了。

她真诚地祝叶子幸福。八月的一天,她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九月,她去了远离家乡的另一座城市,在大学的校园里,她又看见了高高的银杏树,看见了掉落在地上的黄澄澄的银杏叶子,还有那长长的甬道,只是少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她对自己说,没什么的,那个身影只是我少女的一个梦,睡醒了,梦就碎了,就没了。

大学四年,她再也没有主动跟叶子联系。但是,有关叶子的消息,还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她的耳朵里。叶子跟数学老师结婚了,叶子跟数学老师生孩子了,她听后只是笑笑。有那么一两次,无意中翻开高中毕业班合照,她盯着叶子的脸看了又看,又盯着数学老师的脸看了又看,她感觉其实叶子和数学老师还是蛮般配的。

大学毕业后,她在别人的城市里打工,恋爱过,又失恋过。辗转多年后,她通过考试,回到家乡的一所小学教书。在班级的学生名册里,她看见了叶子和数学老师的名字,她有些仓猝,有些错愕。她急促地用目光去寻找一张脸,那张脸很快就被她捕捉到了。这是一张小女孩的脸,光洁的额头,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微微上翘的嘴唇,还有长长的马尾巴……她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女孩子。

放学的时候,她从教室里望向窗外,很清楚地看见了久违的她的数学老师。他在学校门口接走了那个小女孩。他牵着那个小孩子的小手,离开了学校,融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想,她终归还是见到他了,可再见时他已为人夫为人父。而她呢?千帆过尽,仍然孓然一身,却跟他有了另一种交集,成了他孩子的老师。这样一想,她黯然神伤。

真正的重逢是在暑假。那天,她在文化宫接待来报名参加舞蹈班学习的学生和家长。那时,她正在埋头写字,听到一声甜甜的“老师、老师”的呼唤声。她抬起头,看见那个女孩笑盈盈地站在她眼前,而他,牵着女孩的手,笑脸相迎。

她有些猝不及防。好在,女孩很快打破了僵局。女孩说,老师,我爸爸带我来报名参加舞蹈班学习。她笑,说,老师,您的孩子真可爱!

总是要重逢的,这样的重逢也是在情理中。那天,他给女孩报名后,跟她寒暄了几句,见她忙着,就匆匆告别了,走之前说好了下次找机会聚聚。那晚,她回忆当天与他见面的情形,突然感觉有些奇怪,自己为何没有问到叶子,叶子是她高中时代最要好的朋友,也是他的妻子,她和他的话题应该围绕着叶子。她为她的失误感到有些不安。随后,她拔打了叶子多年前留给她的手机号码,可号码是空号。她又拔打了另一个同学的手机号码。同学告诉她,叶子早在几年前就跟数学老师离婚了,嫁了个老外,去了英国。

她有些惊讶。对她来说,这是一个意外。不是说好了要恩恩爱爱,白头偕老吗?为什么要离婚呢?看起来那么般配的两个人,那么美好的姻缘中途却夭了折。那晚,她没有像往常一样,习惯性地整晚抱着书本读书,而是对着镜子长久地审视着自己的容颜,仿佛在与时光告别。

后来,几乎每天她都会遇见他。他来文化宫接送小女孩。来去匆匆,他们并没有过多的交流。突然有一天,他对她说,他要出远门几天,麻烦她帮他照顾孩子。他还说等他回来,请她吃大餐。

出门那些天,他每天都给她打电话,问孩子的起居和学习情况,也顺带问她的起居。那些天,她和小女孩形影不离,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一起玩耍,一起睡觉,像一对母女俩一样亲密无间,其乐融融。一天夜里,她醒来再也无法入睡,然后突发奇想,如果往后的日子也像现在一样,带着小女孩一起生活,等着他的电话问候,也不失为一件美好的事啊!

他外出回来那天,来接小女孩,说是要请她一起去吃饭。她不客气地就跟他去了。进了酒店包厢,才知道一起吃饭的还有别人。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已经在包厢等他们了。她原本以为那两个人是一对儿,可听了他的介绍,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未婚妻,另外一个男人是音乐学院的钢琴教师。那餐饭,她谈笑风生,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内心有很深的挫败感。就像在课堂里,当众被数学老师狠狠地抽了一鞭一样,她满腹委屈,却只能把眼泪往肚子里咽。

宴席结束,钢琴教师主动提出要送她回家,她执意自己走,但数学老师不让,问她,学生要不要听老师的话?她只好上了钢琴教师的车。路上,她收到了他的短信:我知道你一直想嫁一个会弹钢琴的男人,那个男人要像钢琴家朗朗那样壮实,有一双大眼睛,有一双修长的手。你仔细看看,他模样有没有像朗朗?便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是极品男人。听老师的话,好好相处吧。

她看完短信,右手大拇指下意识地摁在删除键上。

——韦雯馨,广西大新县人。曾在广西区内外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多篇,散文、诗歌散见于各报刊。出版诗集《长大的世界》,长篇小说《到处找你》等。鲁迅文学院第一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南宁市第二届签约作家,南宁市作家协会理事。现在南宁市武鸣区文联工作。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