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中短篇小说 > 家乡轶事:代弟从军 内容

家乡轶事:代弟从军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2-23 14:29 | 作者:临川布衣 | 阅读次数:230

1944年,江西沦陷日寇之手已经六年。当年10月,国民政府发出“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鼓励知识青年从军运动。

江南的十月,秋天仍有些燥热。

在赣东北的D县K村,月升忧虑地坐在村口大樟树下的石桥边,远远地望着快成熟的稻谷出神。

这几年闹鬼子,人心惶惶,收成极低,除了交租,所剩无几了,还得挖野菜糊口。

但真正让月升忧虑的,是昨天弟弟金升的一番话。金升去镇上赶集,很快就回来了,惊慌地说:哥,镇上在征兵了,专门要读过书的年轻人,怎么办啊?

从军

月升听了一惊,问:啊,你听哪个讲的?

金升说:我都看到征兵令了,这几天甲长就会来要人。

月升叹气道:哦,唉,不急,总有办法。

整整一晚,月升翻天覆地睡不着。妻子冬英几次迷糊地问他怎么不睡,月升没吭声。他怎么能睡得着?!父母年迈体弱,家里劳力就他和弟弟。金升虽说只读了两年私塾,多少算个读书人,这回征的就是有文化的青年。月升充过壮丁,知道军营里不少长官克扣、虐待甚至毒打壮丁,能活出来就是万幸。最要命的是,金升年初才娶妻成家,这怎么办?

朦胧中,天色渐亮。月升无心再睡,穿上破褂子,悄悄出了门,来到村口的石桥边坐下。早起的鸟儿已经在旁边的樟树上叫开了。

月升听着鸟叫,望着小河边的淡黄的稻田。说来也怪,今年鬼子下乡扫荡少了,村里人赶忙种了点晚稻。

这帮畜生!从东洋跑这来杀人放火,月升心里骂了一句。

忽然,村里传来一阵敲锣的声音:铛、铛、铛......,随即是一阵嘈杂声。

月升猛然从石墩上站起来,往家里跑去。

原来甲长在召集村里人,布告征兵命令。月升挤过看(听)布告的人群,弟弟金升的名字赫然在列。

月升转身出了人群,往家里跑去。这时,村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父母,还有挺着大肚子的妻子,拉着一双儿女,正焦急地在门口张望。

月升远远地看见了他们,心头一阵阵酸痛。

见到月升回来,大家一起进了屋。父亲问月升,怎么这么闹哄哄的?月升说:甲长来征学生兵,榜上有金升的名字。

父母听罢,大惊失色。母亲急的流起泪来:他才成家啊,连个后代都还没有!

月升说:妈,你们不要急,我代弟弟去从军,甲长是村里人,不会阻拦。

父亲听了哽咽着说:儿啊,你有这么好的良心,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冬英听完,放声大哭起来。见两个孩子跟着哭,又想起肚子里的孩子,又立时止住了哭声,埋怨道:月升,你两年前去充壮丁,我拉扯两个孩子,辛苦,我都不说了,现在我又有了啊。说完,禁不住的泪水。

月升拉着妻子的手,低头说:我去充过壮丁,知道怎么保护自己。走之前,我会安排好,请金升照顾你们,还有我那没出生的孩子。

这时,金升在门口叫了一声:哥,我答应你!然后扑通跪倒在父母、哥嫂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金升俩口子也来了。

父亲说:金升,你要记着啊,月升是替你从军的,他不在的时候,你要照顾嫂嫂和侄儿、侄女。父亲顿了顿,又对月升说:儿啊,你放心,只要我活着,我会让金升说到做到,我要不在了,还有你舅舅。你去请他来,立个字据。

当着父母、舅舅的面,金升在字据上按下了手印。承诺每年给嫂嫂家21担谷子,起到哥哥回来,如果回不来,供到侄儿女们成年。

在亲人们的哭声中,十几个壮丁跟着甲长出了村,带着对家人的牵挂离开了,也撕碎了亲人的心。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一去杳无音讯,除了亲人的牵挂,他们什么也没留下,就像是他们从来没有来到这个世上一样。

起初,月升还有信回来,说一直都好。但第二年,确切地说,是1945年6月之后,家里就再也没有收到信了。

也许是在樟树,或是在丰城的赣江边,鬼子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月升。月升倒在了抗战胜利的前夜,没有慷慨悲歌,他静静地走了,带着对家人的无尽牵挂走了,如同滔滔赣江水,一去不复返。除了我,此时此刻,这世上再也没有人会想起他了。

根据史料,1945年5月28日,日本大本营命令“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应尽速大体上撤出湖南、广西、江西省方面的湘桂、粤汉铁路沿线的占据地区,将兵力调向华中、华北方面,以加强该方面的战略态势。”7月8日,日军分3个纵队沿赣江两岸北撤,相继攻破江西万安、泰和、吉水、峡江、新干、樟树和丰城等地。中国军队发动了赣江追击战,直至8月15日鬼子无条件投降。

虽然鬼子投降了,但百姓依旧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为了打内战,国军还在拉壮丁。

我所知道的是,嫂子冬英又生了一个儿子,金升也有了两个孩子。父母、嫂子和3个侄儿女,沉重的负担让金升几近崩溃。趁着天黑,金升一家投奔丈母娘家去了。冬英无奈地带着三个孩子改嫁。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