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舒丹丹的诗 内容

舒丹丹的诗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9-02-15 12:45 | 作者:诗林2019年1期 | 阅读次数:243

陶然之乐
黎明刚刚开始,我走出户外

宿热澄清,空气朗澈如远处的山峦

一夜风雨令榕荫更浓。长久静默之后

雀鸟展翅,领受它必然的飞翔

花坛里,园丁沉浸于修剪多余的枯枝

我凑近一盆盛开的茉莉细嗅

云霞满天,令人仰望

砂砾之上亦有陶然之乐

我不再以为,世界乃是出自

一个尽受苦痛折磨的上帝之手
舒丹丹的组诗
奥 秘
总是这样:当一颗纽扣掉落

就会感觉,余下的每一颗都松了

或者,棉被才刚晒在太阳底下

抬头望天,就会疑心

每一朵过路的云,都携着随时滴落的雨

奥秘究竟何在?世事总是这样——

人的忧虑千奇百怪

一个细小的闪念就能把人撂倒

我们总是担心,幻觉就要飞离肉身

那搭弓射箭的,总是我们最在意的人

山间之慢
大雨洗过浮尘

洗过蝉鸣中的杂质

像金石之声在空中荡开涟漪

山色陡然明亮了几分

苔石的苍老滋生缓慢的芒萁

云朵悠游,无意擦破天空的缄默

在山中,时间从未消失,它只酣睡

走过山间的人,并未察觉自己已放慢脚步

像蜥蜴隐身于巨大的寂静——

且借这清澈的山间之慢

过滤灵魂中的砂砾,沉淀

不合时宜的激情

怎样营造一座庭院
巴掌大的房子也需要指甲大的庭院

再局促的生活也需要呼吸

需要一片沙砾当作大海

几堆石头当作山峦

需要青苔缝里有阳光跳跃

半星灯火点亮夜来幽微

需要一条小径,只容一人獨行

看红茶花,白茶花,满地落花

一只懒猫卧在竹篱下

需要池水脉脉不得语,听得见

蜻蜓翅膀相撞的声音

需要掂量一块石头,问问它

想要与谁为伴,待在哪里?

——然后环顾四周,将它放在

一个非它莫属的位置

青莲蓬,红莲花
早市上,卖青莲蓬的摊位前

插在玻璃瓶里的两枝莲花

一朵含苞,一朵盛开

莲蓬堆放着,任人随意挑选

莲花却是不卖的——

它们不再是长在莲塘,只可远观的

美而无用的事物

它们看顾、招徕着艰难的生计

蹲身劳作的中年妇人

拂去额上的汗,抬眼一瞥

那阳光下摇曳的花枝

像看见板车旁剥着莲蓬的一双儿女

眼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

温柔的光亮

红花檵木
陪母亲去医院的路上,发现

下起了蒙蒙细雨,一种初秋才有的烟雨

看见行道旁红花檵木的叶子上

闪动着滴滴水珠

檵木初开,雨润红叶娇

莫名地,想起多年前

也是这样的周末,烟雨蒙蒙

我从家里赶往寄宿的学校

照例不爱打伞,照例揣着

干净的衣物,和母亲为我炒制的

灌在玻璃瓶里的油面——

一种开水一冲即可食用的零食

聊作长身体的孩子晚间肚饿时“垫补”

——那时母亲还不老

终日为三个孩子操劳

那时我十六岁,眼神清澈

能看见秋天烟雨的细绒线,轻轻地

缠绕在路旁的红檵木叶子上


滩岩。一堆中空的篝火

火在其中生长

隆冬里钓鱼的人拢起袖子围站四周

“这样白白烧着,真是可惜

如果烤一条鱼

或在热灰里埋一只红薯

再不济,扔几粒荸荠

也该熟了”。我旁观,暗自叹息——

总是这样,我们的眼睛

只看见那有形的果实,而往往忽视

那让我们身心渐暖的

无形的温度——

假如那火,我也曾烤过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