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时评 > 中国瓷器与法国“窃贼” 内容

中国瓷器与法国“窃贼”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20-02-02 15:13 | 作者:读者 2020年2期/毕淑敏 | 阅读次数:54

       精美绝伦的中国瓷器在欧洲一现身,立刻成为上流社会的宠儿。
       說到“现身”经过,居然和战事有关。葡萄牙从l5世纪起,乘着大航海时代的风帆,在世界舞台上扮演了重要角色。1603年,在一次从亚洲返航的途中,葡萄牙商船被号称“海上马车夫”的荷兰战舰截获,后者将葡萄牙船上的货物悉数掠走。荷兰人第一次见识到来自中国的珍宝——明万历年间的瓷器,大喜过望,将它们全部运回国,在米德尔堡和阿姆斯特丹进行拍卖。这是一场轰动了欧洲的盛大拍卖,买主名单中,有法王亨利四世和英王詹姆斯一世。
       荷兰人将这批瓷器命名为“克拉克瓷”,其荷兰语的本意与战舰相关。东方的精美物件穿上火药味的甲胄。

       见识了来自遥远东方的瑰宝,欧洲人给瓷器起了个珠光宝气的新名字——“白色金子”。王公贵族对瓷器趋之若鹜,在他们的引领下,人们发起对中国瓷器的狂热追索,特别是欧洲宫廷,刮起收藏中国瓷器之风。

中国瓷器与法国“窃贼”

       在英国人赫德逊的《欧洲与中国》一书中,有这样一首诗:
       去找那种瓷器吧,
       它那美丽在吸引我,诱惑我。
       它来自一个新的世界,
       我们不可能看到更美丽的东西了。
       它是多么迷人!多么精美!
       它是中国的产品!
       举两个王室的小例子。1713年,普鲁士国王选皇后。为了给自己增光添彩,让婚礼非同凡响,他不惜以600名仪表堂堂的士兵为代价,向邻国君主换来一批中国瓷器。
       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的情妇蓬帕杜夫人,为了中国瓷器一掷千金,在巴黎专门出售中国商品的店里,一次买走5只中国青花瓷瓶。
       据不完全统计,仅18世纪,至少有6000万件中国瓷器行销欧洲。瓷器价格昂贵,只有达官贵人才享用得起。由于欧洲产品无法进入自给自足、万事不求人的中国市场,从而产生贸易逆差,致使各国金银外流。欧洲人既舍不下中国瓷器,又无法忍受“失血”状态,怎么办?唯有自己造出瓷器。用今天的话讲,便是将瓷器生产“本土化”。
       中国瓷器究竟是怎么烧制出来的?这个秘密,不仅刺激了欧洲人的好奇心,更以其巨大的商业价值,折磨着欧洲人被金钱缠绕的神经。他们挖空心思,不断尝试揭秘。马可·波罗曾经这样描述过中国瓷器的制造诀窍:“中国人从地下挖取一种泥土,将它垒成一个大堆。任凭风吹雨打日晒,从不翻动。历时三四十年,泥土经过这种处理,质地变得精纯……再抹上颜色适宜的釉,放入窑内烧制……”
       欧洲人原以为马可·波罗懂中国瓷器,法国、意大利等国还曾将中国福建德化所产的白瓷,直接命名为“马可·波罗瓷”。还有更大而化之图省事的,将中国宋元两代输出的白瓷,统称为“马可·波罗瓷”。然而马可·波罗虽然名头很大,却很可能并未深入细致地研究过瓷器的制造过程,只是道听途说。他所描述的制瓷程序虽大体不错,但缺少细节,大而无当。对企图仿制中国瓷器的欧洲人来说,几乎毫无用处。
       欧洲的制瓷工业,当时也非一张白纸。在罗马帝国时代,铅釉陶技术从埃及,锡釉陶技术从中东,都已传入意大利。后来借文艺复兴思潮,此技术辐射至整个欧洲。不过其产品质量与中国瓷器相比,有天壤之别。
想要成功仿造中国瓷器,欧洲人的思路和方法兵分两路:一路看到中国瓷器温润光滑、玲珑剔透,认为此物和玻璃沾亲带故;另一路,认为瓷器价格昂贵,应与炼金术有关。
       沿第一种思路,陶艺师们使用玻璃制造技术,制造出威尼斯玻璃蓝彩陶,德国烧制出了釉陶。此后,法国、英国、意大利争相仿效,相继制造出了红陶、高温彩色釉陶以及白釉蓝彩的“类瓷器”。可惜,这些制品单独摆放时大致还看得过去,一旦与真正的中国瓷器比肩而立,须臾就败下阵来。坦率地说,17世纪前,所有的欧洲瓷器都不能算作上品,大部分是陶器或软质瓷。再往后,欧洲虽然会烧制高温硬质瓷了,但瓷器的品质仍然无法与中国瓷器相媲美。
       沿第二条思路,欧洲炼金术士们一通紧忙活。1560年,意大利的弗拉公爵炼金实验室开始“炼瓷”。可惜“炼瓷”以失败告终,证明此路不通。美第奇家族的工匠们更是勇气可嘉,把沙子、玻璃、水晶砂、黏土等材料一勺烩,烧出的“瓷器”是一堆釉色混浊、含有大量气泡的废品,与中国瓷器更是相差万里。
       反复的失败让欧洲人彻底明白了,自个儿瞎摸索没有出路,只能到万里之外的中国“窃取”秘方。
       此刻,一个叫殷弘绪的人登场了,时间是1698年。他的名字很中国化,但他不是中国人,乃地地道道的法国人,真名叫佩里·昂特雷科莱。
       殷弘绪出生于法国里昂,死于清代乾隆年间。他的一生,经历了清代康熙、雍正、乾隆3个时期,是不折不扣的中国通。1698年,他跟随白晋在广州登陆,初到中国。白晋何许人也?他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派往中国的传教士,在法国国王和康熙帝之间架起了联系的桥梁。殷弘绪来华后,先在厦门学中文。此人很有语言天赋,迅速掌握了中文。后来他接受任命,到江西饶州传教,主要活动区域在抚州、九江、饶州一带。法国耶稣会在中国的传教,目的并不完全在宗教,还肩负着收集科技情报的任务。他们在征召传教士的时候,就特别要求其具有科学知识背景。法国科学院更是明确指示他们到中国要进行科学考察。官派传教士身份,为殷弘绪在景德镇从事间谍活动提供了极大方便。
       殷弘绪在景德镇“深入生活”,居住了7年。此人之所以能常驻景德镇,主要与他在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通过与江西巡抚郎廷极的私交,将法国葡萄酒进呈给康熙皇帝有关系。殷弘绪能够自由进出景德镇的大小陶瓷作坊,逐渐熟悉了窑场制造瓷器的各项工序与技术。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及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殷弘绪两次向欧洲报告了他刺探到的瓷器制作情报,将景德镇瓷器的制造方法,系统而完整地介绍到欧洲。
       自殷弘绪“泄密”之后,中国瓷器最核心的法宝,就毫无遮蔽地袒露在欧洲人面前。1712年,殷弘绪写信之后,又奉上了高岭土、瓷土样本。1716年,在法国《科学》杂志上,全文刊发了殷弘绪的万言信。至此,中国瓷器——瓷石加高岭土的“二元配方”制胎法,再无秘密可言。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