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智慧 > 压抑的快乐 内容

压抑的快乐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20-02-02 15:23 | 作者:读者 2020年2期 张佳玮 | 阅读次数:578

       据说黑泽明导演老来胆囊出了问题,医生劝诫他不要再吃鸡蛋。黑泽明表示:“老夫本来不爱吃鸡蛋,但你这么一说,我偏要吃!”他竟越吃越香。据说黑泽明还说过这样一句话:“白天吃是为了补充身体,晚上吃是为了补益灵魂。”这调调,用《大宅门》最后一集里白景琦那句话说:“不是不叫我干什么吗?我偏干什么!”世上还就是有这种快乐——拧着劲的快乐。

       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情景:“我居然醒得这么早,好得意,那就奖励自己多赖会儿床吧!”“我居然这么早做完了所有活,好得意,那就奖励自己玩一会儿吧!”“我居然控制了一天的糖分摄入,好得意,那就来个甜品奖励自己吧!”细想来,有种奇妙的幽默感:结果其实是一样的嘛——先抑后扬,难道会更快乐一点?人类真会跟自己开玩笑。

压抑的快乐

       话说,世上还没有进化论时,许多学者认为人类比动物高贵之处,就在于有理性、有认知。猫看见鸟就会喉咙呼呼地想扑,看见小鱼干就会想吃。人类虽然也有“饮食男女,人之大欲”,但看见漂亮异性、红烧肉和巧克力,总还会稍微矜持一点。这一矜持、一压抑,就是人类比动物厉害的地方了。
       众所周知,人大脑里主司压抑的,是前额叶皮层。这部分在人类青春期才成熟,所以小孩子往往不善于克制自己的本能。人越成熟,越懂得自我克制——其实是前额叶皮层成熟了,能压抑了。
       压抑当然是痛苦的。为了中和这种痛苦,人类想出各种花招来延迟享受。最好的缓解之法,莫过于给自己的压抑提供一个璀璨的前景。比如历来的说法,“朝为田舍郎”,是为了“暮登天子堂”;“十年窗下无人问”也没关系,将来“一举成名天下知”。
       当然还有自我认知上的满足。“我控制了一天的糖分摄入”=“我的身材会变得更好”=“我的意志力很坚定呢,嘻嘻”。将忍耐与克己当成一种美德,也是很常见的。
       村上春树说《桂河大桥》里,屡次被炸了桥又屡次拼命去修建的主角是“為了保持骄傲”。海明威让老人圣地亚哥跟大鱼鏖战不休,最后一无所得,也是为了这个——把自我克制能力和自尊、骄傲联系起来。
       年长的人往往更能欣赏悲剧,更有耐心些,也更能吃那些苦的东西——孩子大多喜欢简单明快的味道,比如爽朗的甜。
古来许多伟大故事,主角都需要克服一些障碍。孙猴子和唐僧不能一路坦途到西天,一定要有九九八十一难;贾宝玉不能直接跟林黛玉表白成婚过神仙日子,一定得彼此试探,一定要有家族纷扰。太顺遂的主角,大家都觉得没劲。要顺遂,再压抑,就像电影《英雄本色》中小马哥最后的一声怒吼:“我等了三年,就是想等一个机会,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我是要告诉人家,我失去的东西一定要拿回来。”
       从旁观者角度看,自然觉得人类真能折腾,还能从压抑中找乐趣;但反过来也能证明,在这个拥挤的世界上,要活下去,每个人都忍了不知多少呢!
       当然,过度压抑也不好。按照两年前《自然》杂志里科内柳斯·格罗斯先生的说法,小白鼠被欺负多了,会产生逃避心理。作为人,压抑久了,难免也会扭曲。就连严格的健身教练,都不排斥偶尔来一顿“欺骗餐”呢。
       所以,一定给自己些许释放空间,时不时给自己点慰劳——类似于黑泽明那种生了病偏要吃鸡蛋,压抑之下偶尔的享受,才最快乐嘛。因为压抑本身并不是目的,压抑短期冲动以便获得快乐,才是生活值得过下去的理由。
别太沉迷于压抑伴生的自豪感,严格来说,这简直算一种认知失调。毕竟我们不是为了吃苦本身而吃苦嘛——苦有什么好吃的呢!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