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没有一棵树可以永久(组诗) 内容

没有一棵树可以永久(组诗)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20-02-02 16:07 | 作者:飞天 2020年1期/吕达 | 阅读次数:357

迷 宫
我独来独往,有时做梦,有时失眠
曾经我抱定信念
没有故乡的时候,我还有爱情
没有知识的时候,我还有热忱
时间之手却把我牢牢抓住
它有一个布满青苔的迷宫
不论我如何丈量它的疆域
牢记走过的路线
暗地里保留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角落
仍旧对自己一无所知
故事每天都有一个相同的结局
如果谁也不去做什么
那片荒滩就会一直在我下班的路上出现
傍晚七点钟
我喜欢过的人还在书里活着
只有写,写是唯一不会
因为没有回应而感到厌倦的事情
火车有五站时间在地面上跑
列车在抵达南邵站之前钻进了地下
我的眼前是黑漆漆的隧道以及
玻璃窗上车内灯火通明的倒影
刚才地面上的那轮落日
与昨天的不太相同
云层和光线环绕、渲染着
我们居住的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奇观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天边
真希望这世间有一种职业
叫落日观望者
可是每天坐火车上下班的人
对这种景色感到厌倦
对于他们来说
火车在地面上的那几站
跟在地底下的漫长时间并无不同
反正他们把大部分事物都看作
自己人生路上的过客
所以在西天默默发生的一切

与东方也没什么区别


荒 山
跑遍了平原和高山后
我宣称只爱高高的荒山
但荒山沉静,不爱任何人
除了她怀里那些矮小且短命的
一年枯萎一次的牧草
以及善意的等待被宰杀的牛群或羊羔
我知道
我知道她以严酷的面孔拒我于千里之外
是怕我再也找不到什么想做的事情
除了漂泊在他乡时依然对她挂念成病
在远处瞻仰过她面容的人
渐渐不再回来看她了
地球如此大,在何处落脚安家不都一样吗
如果我们以整个宇宙和星空为参照来看的话
荒山当然知道这一点
所以她并不改变自己
(比如种些树,开辟新的溪流)
好像故乡是努力赢来的一样
荒山知道
我们挺健康
不会轻易倒下
即使历经千般磨难万般苦楚
地下铁司机
时间的难以估量的脚步如何察觉
当你一整天都在轰隆隆的响声中摇晃
幽暗的地下除了隧道里的灯带以外
再也没有什么富有生机的颜色或物体
能够抓住你的眼球引起你的愉悦
但你必须目不转睛盯着被切割的黑暗
虽然每一段之间并无不同
因为每隔三或五分钟
你必须让脚下这个庞然大物反复演练
从腾跃忽至静止的技艺
就像驯兽师无心惹怒一头危险的雄狮
之后却能施以安抚使它准确躺卧在你脚边
掌握節奏和力度是绝妙的艺术
我们看为重要的一生也是如此
一站又一站,永远没完
一天又一天,你计算着何时重返地面
那里孩子们开心地舔着甜冰棍
还不知道什么是苦味
白头如新
每天我都要路过一片待开发的土地两次
列车把我从山脚下送到人类文明的中心
傍晚时分又把我从市中心送回大山的怀抱
我们这一代的人大多如此
生活与理想已经混杂不清
但谁都没有勇气归园田居
那片荒滩紧挨着一条不起眼的小路
一片原始的树阴覆盖着它
深黄色的被梳理过的田垄在另一侧开阔绵延
温暖的色泽让人误以为是丰收
人们已经放弃了农业
转而对土地进行反复的建造与修改
高楼就在不远处的山麓拔地而起
那条路不知通向何处
路口的白色汽车简直像是在下雪
因为离家太久,我也几乎忘记了季节
夜幕缓缓降临,它对我们没有伤害
而这风景竟与我家乡的如此不同
我知道他终将原谅我
漫长的下午
阴影退去,我躲在暗中
祈祷无可追忆的日子
贪吃蛇在云层下欢快地奔跑
我们温顺地被吃进它的铁肚子
今天刮过风了,天蓝得让人想要
为它牺牲点什么,但它不会
因为我的狂喜而放弃自己的欢娱
人生是由快乐连结起来的苦难史
没有例外,我知道
上帝为我们每个人安排了一种生活
就算它被我们过成了别的样子
太阳仍挂在天空
迷人的人会有千万个
让我爱也爱不过来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