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 > 生活经历 > 心灵瘦身,轻盈五十斤 内容

心灵瘦身,轻盈五十斤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0-27 12:00 | 作者:莫愁·智慧女性2018年9期/乔木 | 阅读次数:267

      记者、商人、心理咨询师徐徐,用12年时间,从一个内心纠结的胖子,变成了甩掉五十斤肉的瘦子。成功的,不是减肥经历,而是这场告别原生家庭,成长为自己的经历。

心灵瘦身,轻盈五十斤

      曾是孤单的小孩
      2005年,外表风光的徐徐陷入浓重的中年危机。在外人看来,记者出身的她投身商界,事业风生水起,家庭幸福美满。可人后,她焦虑、失眠、疑病,1.58米的身高,体重已飙至一百五十斤,心情稍有不爽,就拉着老公暴饮暴食。但凡加班,夜宵比正餐吃得还丰盛,且重盐重油重辣。似乎唯有如此,才能安顿内心。徐徐困在自我的局里,否定自己,担心生意不好,敏感捕捉着身体每一个细小的不适……
      38岁生日那天,徐徐把自己关在书房,问自己前半生有什么缺憾?思考一番,她回答自己:“最大的缺憾就是陷在和母亲关系的泥潭里,没有很好地做自己;放任自己的形象,以至于身材走样。”
      徐徐与母亲的关系一直是她痛苦的来源。母亲生于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儿时父母带着两个弟弟回城,将她留在乡下,跟爷爷生活。所以母亲成家后,脾气暴躁,喜怒无常。尽管徐徐乖巧懂事,成绩优秀,却始终无法得到母亲的表扬。最让徐徐受伤的是,她12岁那年,母亲领养了一个男孩,从此将全部的宠爱都给了那个养子。

      徐徐就读的高中只有理科,酷爱文科、一心想成为记者的她向母亲求助,想转到一个有文科的高中。明明可以帮忙的母亲却冰冷拒绝。

      做了10年记者后,因遇到职业瓶颈,徐徐辞职,不仅在先生的广告公司做总监,还成了一个新公司的负责人。她给父母在市中心买了房,帮妹妹买了房,每个月资助母亲领养的儿子,给母亲不菲的零花钱……她努力让家人过得更好,希望母亲能承认她的能力,看到她的孝心,给她想要的认可,但母亲对她永远不满。
      一天,因一件小事,徐徐与母亲发生了争执。母亲忽然说:“别觉得你每个月给我们钱,就多了不起,你以为我和我儿子想要你的钱?”徐徐懵了,母亲越说越气,指责劈头盖脸地打下来。徐徐的眼泪几次往上涌,但一直强忍着。直到骂累了,母亲坐在沙发上哭着喘粗气。徐徐不知如何劝慰母亲,又担心她血压升高,赶紧给她拿降压药,看着她吃了,才羞愧地离开。
      回忆与母亲相处的点点滴滴,徐徐不由地心疼自己。她一直拼尽全力想获得母亲的認可,一直以为母亲不喜欢她,是因为她不够好。可是,卖力讨好母亲的徐徐,累了。
      前所未有的勇敢
      徐徐决定寻找专业人士,帮助她厘清和母亲的关系。她找到当时供职于《心理月刊》杂志社的朋友王小屋。
      听完徐徐的故事,王小屋缓缓地说:“可能你的母亲没那么爱你。”王小屋的声音轻得像耳语。徐徐听了,愣了几秒,大脑一片空白。她听不到周遭的声音,耳膜里充斥着自己剧烈的心跳声,胸腔里一阵阵疼痛袭来。紧接着,从胃里涌出热浪一般的冲动,翻江倒海般往上涌。过了许久,徐徐才恢复理智:“我也这样想过,不过听见别人告诉我这个事实,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王小屋告诉她:“不是她不想,而是她没有这个能力。你可以试着和母亲拉开一点距离,等你变得强大后,可以到母亲的心理隧道去看看,也许,你也能帮助她走出那个黑暗的地方。”
      徐徐一边大量地读心理学书籍,一边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同时,她问了自己两个问题:第一,母亲不爱我,我还要不要爱自己?第二,她不爱我,我还要不要爱她?对第一个问题,她毫不犹豫地做出了肯定的回答,可面对第二个问题,她犹豫了。
      徐徐开始减肥:“如果总是吃过量的食物,那这些食物就不是胃的需要,而是心需要。而心是不需要食物的,它需要爱,需要包容,需要接纳,多吃的每一口食物可能都是在填补无法被满足的爱的需要。”单薄的灵魂住在一个肥胖的身躯里,如梦初醒的她突然意识到,人生要怎么过,完全取决于自己。
      徐徐开始试着接受成长过程中的不愉快,接受母亲不太爱她的事实。在足够的自我接纳之后,她允许自己对母亲说“不”,不再克隆她的人生,不再认可她的思维模式,不再模仿她的不快乐。
      徐徐不再因为母亲的不开心而不敢开心。每次回家探望母亲,面对母亲的抱怨和控诉,徐徐就静静地听,默默地感受她的情绪,控制自己不被母亲的情绪感染。
      与此同时,她和母亲的关系也变得有界限。当母亲再一次因为某个亲戚的需要而向徐徐借钱时,徐徐明确地拒绝了,并告诉母亲:“从今往后,我只承担我分内的责任,抚养孩子,照顾丈夫,对父母和公婆尽孝。”她前所未有地勇敢。她逐渐有了充分的自信,不再需要通过过度承担责任来向别人证明自己。
      从前,母亲稍有不快,就给徐徐打电话,语气里充满着无力,甚至哽咽。徐徐会第一时间赶赴母亲身边,做她的出气筒。现在,徐徐会直接告诉母亲:“有事就直接说事,需要我过去,您就直说。”当徐徐有选择地拒绝了来自母亲的情绪影响,母亲也在逐渐改变了。
      同时,徐徐的身体也往健康的方向发展,体重逐渐下降,直至瘦掉五十斤。
灵魂丰满,身体轻盈
      一位心理学老师跟徐徐说:“我们要做治疗的一代。”老师鼓励她探索内心,找到痛苦根源,回溯原生家庭的创伤体验治疗自己,别让不健康的关系和模式继续影响下一代。
      徐徐开始反思对儿子的教育。她对儿子严厉多,关爱少,对一个青春期孩子的烦恼丝毫不体谅,只要成绩不理想,她一个月都不给孩子好脸色……徐徐为自己的失职和冷漠震惊,也痛感自己竟然活成了母亲的样子。她给儿子写了一封道歉信,写到痛处,想到当年孤单无助的自己,失声痛哭。
      读信的那天晚上,一家三口坐在床边,徐徐忍着哽咽慢慢地读,儿子的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最后,儿子拉起徐徐的手,慢慢贴在脸上,这是他小时候最爱做的动作。
      徐徐曾期待着母亲的道歉,但给儿子读完信,她释然了:“如果我受的苦,能够帮助我及早醒悟,让儿子不至于像我一样煎熬到中年,那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徐徐的诚心悔过让儿子也开始变化。内心的抗拒变小后,他的学习动力明显增强了,也愿意跟徐徐诉说心事。家里开始洋溢幸福的欢笑,全家都享受着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和亲密。

      现在,徐徐是国家一级企业培训师。她把自己的经历集结成书《我减掉了五十斤》,讲述了这场心灵瘦身,字字带泪,却迎来一个真诚而美好的结局。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