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智慧 > “望子成人”方正道 内容

“望子成人”方正道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0-29 12:19 | 作者:美文2018年20期/安黎 | 阅读次数:200

 几乎每一位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在熙攘拥挤的人群中,站立更高的位置,享有更好的人生,于是从胎教到幼教,从晨曦泛白到孤月高悬,个个皆急得头上快要长出犄角,忙得遗鞋掉帽。拽着孩子后缩的小手疲惫地疾行,从这家补习班的门里出来,又赶往那家辅导班,不容片刻地迟疑与歇息。长此以往,他们很累,孩子更累。

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进行摧残,以根深叶茂的名义拔苗助长——这是很多家长正在干的蠢事,但遗憾的是,他们所做的,如《圣经》所云,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与家长攀谈,得知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无外乎是“望子成龙”和“望女成凤”。龙与凤,是两种早已灭绝的动物,其身影现在也只能在动画世界的图画书中偶尔相遇,在现实世界里,踪影绝然无觅。传说中,龙是冰川世纪时期地球的王者,人类尚未诞生之前,龙就已横行天下无敌手。然而物极必反,强弓易断,硬木易折,龙的过度强势和霸道,非但未能成就千秋伟业,反致自己于万劫不复之中。凤是鸟王国里的“贵妇人”,据传其衣饰华美,容貌出众,嗓音甜美,并与凰结缘,组成了一对门当户对的雄雌搭配。凤冷艳孤傲,把自己束之高阁,既不降落阡陌,与人打成一片;又不入乡随俗,与其他鸟类休戚与共。其对人的贡献,甚至不及捕捉害虫的麻雀。但人依然要视凤为鸟中之极品,对其不吝溢美之词。

望子成人方正道
“成龙”也好,“成凤”也罢,显而易见纯属修辞的范畴,无涉事物的本相。事实是,人无论如何努力地修炼自己,都无法摇身一变为真正的龙凤。所谓的“望子成龙”,说穿了,就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登临俗世的山巅,成为高人一等并掌控天下群体中的一员;而“望女成凤”,则是期待自己的女儿鹤立鸡群,脱离卑贱而依附高贵,并拥有与“高贵”二字相匹配的优裕与奢华。

可能吗?以我之见,十之八九不可能。应验网络里的流行语,那就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现实,并不以家长的意志为转移,而是按照自己的逻辑在不慌不忙地在运行,既不会迎合谁的好大喜功,也不会怜惜谁的哀叹愁泪。木秀于林,尽管被人羡慕,但“秀木”过多,森林就容纳不下;星耀天宇,尽管被人仰慕,但“繁星”过繁,天空就拥挤不下。在烟熏火燎的红尘里,出类拔萃者,仿佛石中之玉,山中之峰,数量毕竟少之又少;构成社会基本底盘的,永远都是那些如砂砾般普通的芸芸众生。

沉溺于“望子成龙”与“望女成凤”的妄想里,之于大多数人,其最终的结局注定是梦碎黄粱,鱼搁浅滩。赶着鸭子上架,逼着母猪爬树,提着灯笼追月,注射激素壮身,等等,无疑陷入了精神的迷途,长此以往,人不但荒废了自己,而且还会扭曲孩子的价值坐标。更为严重的是,会对本已浮躁的世风,构成煽风点火的不良熏染。

“成龙”难,“成凤”亦难,那么后退一步,“成人”又如何?

一提起“成人”,也许会有人疑惑:我们一出生就是人,有多此一举的必要吗?我的看法则是,生而为人,并非就已真的“成人”。此“成人”非彼“成人”,而“成人”,是有着生理意义和精神意义的界别的,前者,所有人只要一降临人世,就已浑然天成;但后者,貌似简单,却并不简单,它宛若一项遥远而艰巨的马拉松长跑,人穷其一生也不一定能抵达目标。

“成人”是契合实际的,是只要肯攀爬就能迈上的台阶,而不是普通人永远都无法登临的月球。脚可以走路,走很远的路,却绝然做不到化脚为翅,凌空飞翔——道理就如此简单。

成为具有健康人格的普通人,远比不自量力地执著于成为伟人,也许更为靠谱。一个真诚善良的人,一个具有大爱情怀的人,一个具有正直品格的人,一个懂得宽恕和谅解的人,一个具有责任担当的人,一个自尊而又懂得尊重他者的人,一个靠打拼能使自己家庭衣食无忧的人……哪怕他是一个菜贩,一个搬运工,甚至是一个残疾人,照样能获得尊重。一个管理百万人的市长与一个千辛万苦养家糊口的父亲,在精神的天平上,具有同样的重量。換句话说,是否已“成人”,与官位的高低和财富的多寡并不挂钩,却与一个人的修为互为因果。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