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中短篇小说 > 淘汰 内容

淘汰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9-01-03 15:04 | 作者:安徽文学2018年12期/张殿权 | 阅读次数:269

 眼看丈夫刘武马上就四十出去了,还只是个副教授,妻子晏桦奚落他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你瞪大眼看看,你们学校四十岁以上的人,谁不是教授?!就你天天装清高,自诩比别人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可是,一到发工资你的是最少,一有出国考察等等好事从来就没有你的份儿!”

刘武一听妻子唠叨,就感到很无奈,因为妻子说的确是事实呀!可是,他不服气,说:“那些人凭什么当上教授、博士生导师?靠的是学术造假!你去看看他们发表在所谓核心期刊上的那些论文,一百篇里有九十九篇都是东拼西凑抄的!”

“可是人家就是能当上教授、博士生导师!你高洁,有什么用?别说和你一起来的那些人了,就是比你晚来三年五年的,很多也都是教授了,你怎么不害臊?”

刘武恼了:“我害什么臊?是他们该害臊!你去打听打听,在我们全校,学生心目中谁的课上得最好?是我!”

“晋职晋级,学生的意见有个屁用!”

十几年前,刘武博士毕业,和其他十几名博士生、硕士生一起进了这所大学工作。那时候,校领导和系领导对刘武十分器重,把他安排在了很重要的岗位上。他十分感激,工作热情也很高。可是没多久,和他一起进来的不少人,都纷纷发表了不少论文,取得了“丰硕成果”。系主任文博渊也好意地提醒刘武,要他抓紧时间多写一些论文,发表在核心期刊上,争取早日晋级。他嘴里說“好”,但都没十分放在心上,因为想写一篇像样的论文不是说写就能写的。后来,和刘武一起进来的这些人都晋级为副教授甚至破格晋级为教授了,而他还是个讲师,落在了最后,他才感到惊奇: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刘武就把这些人发表的论文从图书馆里挨个找出来,认真地看。这一看不打紧,他发现这些论文大都毫无新意,有的甚至直接抄袭别人的观点。

这时,系主任文博渊又提醒刘武:“你得抓紧时间写几篇论文,发表在核心期刊上呀,争取早日晋级!”

刘武很生气,说:“那些人发表的论文,都是抄袭的!”

文博渊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想写出有独到新观点的论文,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个我比你懂!不要死脑筋嘛,人家凭这能晋级,你也可以嘛。”

刘武很不满,心想,系主任也是学校里重要的领导了,怎么能容忍这样的学术腐败?他忍不住说:“我不做‘文抄公!那样的话,还有脸在课堂上教学生吗?”

文博渊淡笑了下,不再说什么了。

等刘武好不容易凭自己的真才实学评上副教授,和他一起进来的那些人都已晋级为教授和博士生导师了,比他来得晚的也有不少成了教授。面对这样的落差,刘武不满,妻子晏桦更不满,叫他也要想办法尽快评上教授。可是,眼看四十岁就要出去了,他还是没评上……

不久,学校换了一把手,系主任文博渊也升为副校长。新官上任三把火,大刀阔斧地搞改革,和刘武一批进来的那些人都得到了重用。然而,刘武不但没得到重用,还拟被调到一个可有可无的后勤部门去。刘武愤怒极了,找到文博渊去理论——文博渊还兼着他们系主任。

文博渊说:“我以前提醒过你,叫你多发论文,早日晋级为教授,可是你呢,就是不听……”

刘武争辩说:“每年晋升教授的名额就那几个,每次评都要把发表论文当作重要指标……他们那些人都是抄的,而我是凭真本事写的,这些你都清楚,可是你为什么从来都装聋作哑?为什么认真做学问的人总是输给这些抄袭者?”

文博渊生气了,说:“你怎么能这样和我说话?”

谈话不欢而散。

刘武气闷地回到家,妻子晏桦已经知道了他拟被调到一个可有可无的后勤部门去的消息,怒火一下子就冲了出来:“我天天唠叨,你就是不听!怎么样,这下子好了吧?到了后勤部门,以后想评教授什么的,可就更难了!你就这样混吧,混到最后让学校把你彻底淘汰吧!”她哭了起来,“前几天儿子和我聊天,他都说看不起你了!你看看你,给儿子做的是什么榜样!”

“别说了!”

刘武出了家门,无处可去,便来到了学校图书馆。

这时,刘武想起那天宣布文博渊为副校长时,领导说之所以提拔文博渊,除了工作能力等因素外,还因为他“在繁忙的行政工作之余,苦做学问,发表了大量论文”。突然,刘武脑子一转,想看一看文博渊这几年发表的论文。

刘武找到去年文博渊发表的两篇论文,看后,异常震惊——副校长文博渊的论文也是抄的!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