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木头和石头(组诗) 内容

木头和石头(组诗)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0-27 09:47 | 作者:诗歌月刊2018年8期/沈木槿 | 阅读次数:204

悬索
这排扁豆的藤蔓已爬到篱笆顶上,
稚弱的藤须游曳在空中,
似光束在茫茫太空徒劳地搜索,
团团打转,又跌回至原处;
又似细弱嗓音一声声的呼救,
渐至气若游丝。而越来越勃发的花叶
将使其越发沉重不堪,
最终颓然喑哑,萎缩着
跌垂下去缠缚自身。
唯有靠近龙眼树的那一株
犹似奋力一搏,攀上了
枝头垂落下来的一截去年已枯死的藤,
哦,那是它祖辈世代积留的余荫。
你看这新藤缠绕着霉朽的枯藤,
如沉寂中扯得紧紧的线,
叫人看着简直怕随时要崩断。
而某种类似于电流的能量正无声输导,传送
它要尽快攀过这段枯朽的悬索,独个儿
杀出空无去。

耳呜
这只鸟叫成这样
这样没命地叫
像一柄刀子
卷了刃的刀子
这鸟叫声像一柄剔骨刀
几乎快脱手了这样
在阴风里
在半空中
一下一下下
凭空刮擦

暗礁
对着镜子看看
你身上那些个窟窿
那东一个,西一个的窟窿
大大小小的窟窿
得遮掩好
得神色如常
再打开门,直面
人来人往的大清早
远近
锯钢管的声音
像一根钢管
捅进阳台 廊道外屋
捅進两道门来
先是笔直
至卧室门口 忽怪异地
转弯
像外星异物
绕过门框
大衣橱
推向床头柜上堆挤的
瓶罐家伙
从这堆圆柱 三角锥 多棱体
不规则的夹缝间
擦刮涌出
顿时合成一根结结实实的
钢管
直挺挺捅向
躺卧的女体耳边

骇客
写下一句话
一句在她胃里盘结了
很长时间
一句模模糊糊压着不去
理会的话——
就像瞬间亮出了刀子
她并不知身上藏了多少刀子!
亮晃晃
对门的“阳光井”咖啡馆
每每弄到深夜一两点
她卧室在三楼
窗口张着黑洞洞的耳廓
对着下面,那口音箱般的天井
对着一帮二十多岁亮晃晃的
男男女女
一个不出声的人
总是太弱势
弱到像一层纸
一根指头捅过来就会
跌倒,碎掉
她默躺着
像个被送往重症隔离区的人
躺在拖车的硬板上
行过砾石滩,底下咔咔的
挤擦
涩楚到牙根
她又辗转于二十多岁那场
燠热而漫长的梦魇
她不曾得到的
尽让他们得到
可又凭什么,这些人
这些不相干的人
一大帮亮晃晃的人
迫着她把青春的荒年
再重来一遍
春望
她攒了一冬
出门
像块厚冰
不知去哪片暖阳里
消蚀,交融
路边陷下去
几步的石埠上
一对男女临河
并肩挨坐,凑拢了
看一张报纸
他的目光或许随在
她的后面
好比在密林小径
两人信步走远
他在后面,时时留意
她像要打滑的
沾满泥泞的水晶凉鞋
或许她的目光跟在
他后面
好比他理好的
出门的旅行箱
她总用心再检视一遍
他们一前一后
或前或后
挨拢着默不作声
看这张报纸
就像一个人在看
他们看完了
大概还闲话两句
他们的背影
似乎是两个挨傍着
能过冬的柴垛

青青子衿
今晨,长风飘漾
飘漾如中学时代的绵长柳丝
今晨长风,尽是春风了
春天伊始,就是对门几个
投考美院的女生又回来了
她们那只猫,也黑白分明地
回来了
一个女生在客厅
对着长桌,在一大张白纸上
拿尺笔比比划划
不知是想画表格
还是裁什么新鲜样子
一个女生在阳台上
用剪子修理那丛
开得晕头晕脑的三角梅
顺手,她剪掉廊下两根
晃悠悠悬荡的空绳
房子临河一侧,忽张开
一扇明晃晃的窗子
那只黑斑白猫跃上去
照了照自己
又一扇窗张开
一只纤瘦的手臂
在挥舞着擦拭玻璃
远看,似在默默道别
又有些迎候的意味
另一个女生尚未露面
她大概正走在

春风浩荡的回来路上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