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中短篇小说 > 风雪路遇 内容

风雪路遇

选择字号: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2018-11-27 10:46 | 作者:新青年2018年11期/周脉明 | 阅读次数:495

天黑了,寒冷的天气,呼啸的西北风夹杂着雪粒子砸在她的脸上,针扎般的痛,痛得满脸麻木。

这不争气的电动车,她恨不得对着电动车踹两脚。早不坏晚不坏,偏偏到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坏。

明天是元旦,又是婆婆的生日,单位放假。前几天她就告诉爱人郑牛,一定要给婆婆过一个有意义的生日。公公刚刚辞世,婆婆在郊区故土难离,不愿意进市里跟他们小夫妻俩住在一起。沒办法,只好由着婆婆的性子来。

下午,早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可是班长非得让大家把假日里的报表赶出来。她只好打电话告诉郑牛,让郑牛先把订做的蛋糕取了,坐班车去郊区,自己赶完手里的活儿就骑着电动车直接去。

等她骑着电动车从公司出来时,天不但刮起了西北风,而且还夹杂着雪粒子,落在马路上,“哗哗哗啦啦”直响。

谁知刚到城郊结合部的大杨树道口,电动车竟然抛锚了,再也打不着火了。她焦急地掏出手机想给郑牛打电话,谁知手机被冻得没电了。这时候,她想到了郑牛:这死玩意这个时候不知道在干嘛?有没有想到我的电动车出了毛病?有没有来接我?

风雪路遇
她在路边站了一会儿,盼着有个顺路车,谁知她等了20多分钟,就连车影子也没有看到。

她彻底绝望了,只好推着电动车一步一步顶着风雪往郊区赶。

“笛笛!”一阵汽车喇叭声过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她的身旁。车窗落下,露出一个秃顶的脑袋:“去哪儿啊?要不要帮忙?”

“去!”她刚想说去“市郊”马上又止住了,因为她看到车窗里的脑袋不但秃顶,而且脸上有道刀疤,从颧骨一直到下巴。两只眼睛不是打量着她,还前后左右向远处扫描了一通。她心里“咯噔”一下,说道,“我没事,刚才打电话了,再有两分钟我丈夫就来接我了。”

“呵呵,大妹子,我不是坏人。这么坏的天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送你吧。”刀疤脸竟然打开了车门要下车。

她吓得赶紧撒开电动车,身子往后撤:“你……你要干什么?你要过来我就喊人了。”电动车“啪”的一声歪倒在地上。

“我……唉!”刀疤脸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好好,你在这里遭罪吧。”刀疤脸关上车门,出租车慢慢地向前开了一段,停了片刻后,又继续向前跑去。

她这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好险啊!

她推着电动车继续前行,心里一个劲地埋怨郑牛:你个死玩意儿跑哪去了?你媳妇刚才差点出事你知道吗?

“笛笛!”这时,一辆红色的私家车停在了她身边,郑牛从车上走了出来。

“啊!郑牛!”她把电动车一扔扑了过去,“你咋才来呀!”

郑牛见她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到家,便借了一辆轿车来接她来了。郑牛把电动车装到后备箱里,让她坐在副驾座上,继续往前开。

“你这是往哪儿开啊?咱不回家啊?”她疑惑地问。

郑牛道:“刚才我在来的路上,遇到一位出租车司机,他告诉我,他的出租车大修后正在走合,不能载人。他的妹妹骑着一辆电动车在大杨树道口坏了,让我顺路捎回去,扔给我100块钱就走了。”说着郑牛把挡风玻璃下方的一张崭新的百元钞票递给了她。

“哦,那咱们赶快去大杨树道口看看吧。”她想到了自己刚才在风雪中推着电动车艰难地行走的情景,便焦急地说道。

郑牛开着车来到大杨树道口,向周围扫视了一会儿,不见一个人影。这时候,她问郑牛:“那出租车司机长得什么样?”

“秃脑袋、刀疤脸。”郑牛道。

“别再找了,我觉得那个司机说的他妹妹应该就是我。”未等郑牛说完,她打断了郑牛的话,向郑牛讲述了刚才的过程。

“好人呢!”郑牛听完她的述说,口中说道。

这时候,她心里一阵自责。

分享到63.3K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